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嫡女弄昭华_分节阅读_第56节
小说作者:花日绯   内容大小:1279.65 KB   下载:嫡女弄昭华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5   加入书签
腹的怨愤,只敢没好气的问一句:

    “怎么是你,你来干什么?”

    那清俊男人也不客气,就在她对面坐下,兀自拿起她桌上的茶倒了一杯,喝了一口后,才用颇为无赖的声音对对言昭宁说道:“你什么意思,我好歹你是你小舅公吧,不叫我也就罢了,居然还这样嫌弃我,你就不怕我告诉你外祖母,让她替我收拾你。”

    这人是龚氏的幺弟,龚如泉。龚氏对这个弟弟的感情比对亲儿子还要深厚,言昭宁对谁发火都没事儿,唯独不敢对龚如泉发火,因为她知道,龚氏真的会因为龚如泉这个弟弟而教训她这个外孙女的。

    “哎,跟你说笑呢,我不告诉她。”龚如泉生的眉清目秀,要不是骨子里带出的流里流气,穿上正经衣服,还真像个豪门出身的世家子弟呢,这副皮相帮他骗了不少人,言昭宁一开始见他的时候也被他骗了,可真正和他相处下来,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根本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纯良,那是骨子里都烂了透的。

    言昭宁不喜欢他,却也不敢轻易得罪他,毕竟她现在寄住在谢家还是要靠龚氏撑腰的。

    “我不告诉她,但你得告诉我,你刚才想什么呢?哈喇子都要流出来的样子,小小丫头,不会是思、春了吧?”

    从龚如泉口中说出这种淫词秽语,言昭宁丝毫不觉得奇怪,也不是第一次听了,这就是她讨厌和龚氏牵扯在一起的理由,她们龚家的人,从头到脚,从上到下都流淌出一股贱民的恶臭,偏偏他们还毫无自觉,以为攀上了谢家这个豪门,他们就脱胎换骨,成了人上人了,贱民到了什么地方都是贱民,就算把他们捧的再高,他们都照样会做那些肮脏的事情,说低贱的话语。

    就好像龚如泉这样,表面上温文尔雅,俊秀不凡,可背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令人不齿的事情呢,可龚氏也不管他,由着他的性子来,就算偶尔出点什么小事情,龚氏凭着这么多年积累的人脉和势力,全都替他给抹掉了,言昭宁始终觉得,龚如泉就像个炸弹,早晚有一天会把龚氏连带的炸的灰飞烟灭。

    心里拿定了主意,只要等言修回来,她就在不和这些低贱的人打交道了,到时候她是侯府千金,哪里还需要龚氏的照应啊。

    想着言修马上就要回来了,所以这一回,言昭宁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对龚如泉这样不尊重的话放纵,而是一拍桌子,怒道:“说什么鬼话?你给我放尊重一点。”

    龚如泉正吃着点心,没想到言昭宁会突然发难,将嘴里的点心嚼着咽了下去,眼睛瞪着她瞧了半天,见她并没有像往常那样退缩,龚如泉就放下糕点,拍拍手里的屑屑,耸肩说道:

    “火气这么大呀!谁招你了,告诉我小舅公,我替你出气去。”

    龚如泉虽然胡闹,却也知道分寸,这丫头到底是个侯府千金,不是那种可以任他亵玩的民女,有点脾气也能接受,正赶上他今儿心情好,就不和她计较了。

    说着就要去拉言昭宁坐下来,却被言昭宁一把甩开,凶恶道:“你再不放尊重点,信不信我让人砍了你的手喂狗!”

    言昭宁要是面前有镜子她就会发现,自己现在的神情就和龚氏他们没什么两样,亏她还觉得自己比这些人高一等,却不知早已沦为同等样貌了。

    龚如泉也不是个好脾气的,站起来就推了一把言昭宁,说道:“你今儿是吃错药了?说话跟炮仗似的,一点就着哇?”

    言昭宁的小身板儿哪里受得了龚如泉的一推呢,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跌在地上,幸好被丫鬟扶着了,正要和龚如泉算账,就听外面传来婆子的通传,说是大小姐来了。

    婆子口中的大小姐,指的自然是言家大小姐言昭华了,婆子刚通传完,言昭华就带着两个丫鬟走了进来,一个丫鬟手里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套崭新的衣裙。

    言昭宁见言昭华来了,赶忙收拾了心情,迎了出去,堆笑说道:

    “大姐怎么来了?”

    言昭华停下脚步,并不打算进去,指了指染香手里捧的东西,说道:“舅母给咱们做了几身衣裳,我正好去拿,就顺道给你送过来。”

    言昭华说完之后,就看见言昭宁的厅里还站着一个男人,转头看了看,就见龚如泉正双手抱胸倚在门边,上下扫视着言昭华,言昭华被他盯着,只觉得浑身上下的毛孔都竖了起来,那感觉就好像被一条阴冷剧毒的蛇盯住了一般,叫人心里发毛的同时,还觉得恶心。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有点晚,不好意思啊。

 第77章 39.28.028.

    第七十七章

    这个盯着她看的人,言昭华认识,龚氏的幺弟龚如泉,上一世整个谢家就是毁在这个阉人手中的。龚姨娘最后能翻身也是靠的他!

    当然了,此时的龚如泉还不是个阉人。

    言昭宁让丫鬟接过了染香手里的东西,对言昭华道谢:“姐姐何必自己跑一趟呢,派个丫鬟送来就好了。快进来喝杯茶,我这儿有上好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言昭华给打断了,说道:“不喝了。”

    拒绝了言昭宁之后,言昭华便转身要走,走了两步之后,言昭华就对着这院子里的管事妈妈,也就是龚姨娘身边的人红参,自从言昭宁住进这个院子之后,红参就成了言昭宁的管事妈妈,只听言昭华说道:“国公府的后院里什么时候可以进外男了?”

    红参没想到言昭华会突然说这个,上前赔笑道:“大小姐,不是什么外男,是姨娘的亲弟弟,三小姐的小舅公。”

    言昭华垂眸转身,冷冷的看了龚如泉一眼,对红参说道:“龚姨娘的亲弟弟就可以在国公府后院出入自由了吗?这是什么道理?今日你们把他堂而皇之的放入了三小姐的院子里,明日是不是就该把他放入各房姨娘们的后院了?就因为他是龚姨娘的弟弟,在国公府里自由行走的权利比府里公子还要大吗?这话你敢去老夫人面前说吗?”

    言昭华咄咄逼人,一字一句,字字珠玑,逼得红参哑口无言,脸上的笑也维持不住了,对言昭华说道:

    “这……大小姐这话说的就严重了,舅爷不过是来找三小姐说几句话,他们俩从前就这么说话来着,又不是头一回,姨娘都是准许的,大小姐若是拿这个在老夫人面前说,也是没道理的。姨娘那儿总不好交代不是?”

    红参在龚姨娘身边待习惯了,知道龚姨娘的能耐,因此并不惧怕柳氏这个正室夫人,反而觉得言昭华用正室夫人的名头来压她们姨娘很可笑。

    言昭华还没开口反驳,就听言昭宁身后的龚如泉站出来说道:“这就是大小姐吧,没想到大小姐人长得漂亮,嘴皮子功夫更是漂亮,在下龚如泉,给大小姐请安了。按理说,大小姐和宁姐儿是姐妹,那也该喊我一声小舅公的,我们长辈和晚辈的关系,我就不算外男了,是不是?”

    说着就想往言昭华这儿走,染香和青竹全都警觉的站到了言昭华面前,狠狠的盯着龚如泉,就好像只要他敢上前一步,她们俩就敢扑上去咬断他的喉咙一般。

    言昭华无惧他,目光相迎,冷道:

    “哼,你是哪门子舅公?我可不记得我外祖有你这么个兄弟,宁姐儿你觉得你的这个小舅公是外祖的兄弟吗?如今这世道也是变了,一个姨娘家出来的也敢在国公府里称兄道弟了,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做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的好。”

    龚如泉的脸色阴沉下去了,目光如锥子似的剜着言昭华,红参也是忍不住上前说道:

    “大小姐,有些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姨娘就在隔壁院子里,要是让她听见了,只怕又要伤心难过了。”

    而龚姨娘一伤心难过,肯定就是要惊动国公了,红参已经开始用国公来吓唬言昭华了,今儿这事儿若是换了其他人,说不定就真的被红参给吓住了,只可惜遇到的是言昭华,厉声道:

    “不长眼的狗奴婢,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青竹去把刘成喊来,带人过来,我今儿倒要看看,国公府里还没有说理的地方了!”

    言昭华一声令下,青竹便转身跑了出去,红参被吓住了,想起来要阻止的时候,青竹已经跑出去了。

    只听言昭华丝毫不让,怒气汹汹的骂道:

    “你身为管事妈妈,不知道替小姐守着门,放了外男进来,这本就是罪过,还敢跟我们说他是长辈,他是哪门子长辈?一个寄人篱下东西也配?谁给你的权利,你把整个国公府的公子小姐全都放在什么位置上?主子的亲戚是你说他是他就是了的?你怎么没在外面随便指一个要饭的乞丐跟我们说那是我们亲戚呢?国公怜悯姨娘幼弟无人照看,特准许供他吃穿用度,看的是龚姨娘服侍周到的情面,可这情面,大过礼法,大过规矩了吗?后宅里的姨娘,难道是个成了仙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吗?”

    红参从没看过言昭华发这么大的火,言昭宁也没看到过,顿时吓得不敢说话了,因为她隐约觉得,今日这事儿若真闹下来肯定不小,而言昭华也不像是说说,是真的要跟龚姨娘正面对上的意思,只要青竹真的把刘成喊来了,那么今天的事情,就绝对不可能善了了。

    龚如泉真是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跟小白兔一样纯洁无害,娇弱如稚嫩花朵儿的小姑娘发起火来会这样凌厉,他少时就在国公府里长着,一路有龚氏护着,期间没少惹祸,可全都是龚姨娘替他解决了,没让他受过委屈,已经让他觉得自己算是半个主子少爷了,说话的时候,总不自觉带着点谱儿,可今日却被言昭华这个小丫头片子给当面揭穿了身份,还啪啪打了脸,这让他怎么受得了,目露凶光,对言昭华怒道:

    “小丫头,我警告你,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信不信老子抽你嘴巴子?”

    “放肆!”

    龚如泉说出的这话正好被闻讯赶来的刘成听见了,刘成身后还跟着十几个护院,看样子可不像是来劝架的,红参当即就慌了,迎上前去阻拦刘成过来,却被刘成一把推开,往后退了几步,没人扶着,就跌倒了。

    这刘成是柳氏的亲信,素来就和龚姨娘这拨人不和,青竹去说的时候,其他也没提什么,就说自家小姐在龚姨娘这儿要吃亏了,刘成当即就带着人过来声援言昭华来了,这也就是平时有柳氏嘱咐的多,刘成耳濡目染,凡事针对龚姨娘的事情,他对着干就是了。

    刘成来到言昭华身边,对刚才放出狠话的龚如泉说道:“就是龚姨娘亲自来了,也不敢这样跟表小姐说话,你不是放肆是什么?”

    龚如泉知道刘全和龚姨娘不对付,也知道这厮是真的敢对自己动手的,顿时萎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撇撇嘴,就想这么走,却没料到言昭华再次说道:

    “国公府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是说要抽我嘴巴子吗?就这么走了?”

    龚如泉看了一眼刘成,努嘴忍耐片刻后,才对言昭华躬身说道:“好好好,就算是在下冒犯小姐了,小姐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

    一边说一边冷笑,龚如泉这个歉道的还不如不道,最起码言昭华半点都不接受,冷声对刘成说道:

    “这人冒充长辈,擅自闯入后宅院落,就算沾着龚姨娘的亲,也一样是外男,红参带头,宁姐儿院子里的仆婢一人十板子,再换一批懂规矩的进来,这人念他沾亲带故,抽二十个嘴巴子,派人架回他的住处,若再无缘无故走进后宅,那就直接打死拖到国公面前去。”

    这个命令下的,就连刘成都愣住了,不是他不敢照着言昭华说的做,而是他没想到,在国公府里蛰伏两年多都没出过什么声音的表小姐,忽然就强硬起来了,言昭华平静了这么长时间,若不是这一回爆发,刘成几乎都要忘了当初她在长宁候府的厉害了。

    愣了片刻,刘成就点头领命:“是,是。还愣着干什么,照表小姐说的做去!”

    一时间,言昭宁院子里就乱了,十几个护院受了命令,以红参为首,言昭宁院子里伺候的婆子全都给压着跪下来,准备开打,两个壮汉一把揪住了龚如泉,压着他跪在石阶上,言昭宁吓得不住后退,幸好她的贴身丫鬟什么的没有受牵连,两个丫鬟护着言昭宁到了屋里。

    “刘成,你敢打我!我姐姐不会放过你的!”

    龚如泉最后做困兽之斗,刘成却毫不动容,下令道:“给我打!”

    可话音刚落,就听院子外传来厉声:“我看谁敢打他!”

    龚姨娘原本在花房里修剪花草,身上还穿着围裙,显然是刚知道这院子发生了事情,急忙赶过来,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言昭华看着龚姨娘进来之后,目光就落在了被两个护院压着跪在石阶上的龚如泉身上,当即怒道:

    “把他给我放开!谁敢打他,明日就收拾包袱滚出去!”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2页 当前第56
首页   上一页   ←   56/13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嫡女弄昭华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