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嫡女弄昭华_分节阅读_第7节
小说作者:花日绯   内容大小:1279.65 KB   下载:嫡女弄昭华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5   加入书签
置了红渠,还让王妈妈给亲自送了过来,那我也想顺便将这院子里犯了错的奴婢一并拎出来,我年纪小,有些规矩不太懂,现在正好让王妈妈替我分辨分辨,处罚了他们吧。”

    王氏心中警铃大起,不知道言昭华要做什么,她只是奉命送人过来,顺便给言昭华一个提醒,让她别再惹太太生气,原是立威来了,可如今这情形,哪里是立威,根本就是被言昭华牵着鼻子走嘛。

    只见青竹从言昭华身后离开,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这青雀居中所有的人给聚集到了一起,王氏被请到言昭华身边,和她一起站在回廊上,不明所以的看着这满院聚集的二十来个东张西望的人。

    青竹回来复命,言昭华就坐了下来,王氏站在她的座椅身旁,言昭华对青竹挥了挥手,青竹就把怀里那张言昭华给她的纸递给了王氏,王氏疑惑的接过,只听言昭华淡淡的说道:

    “劳烦王妈妈将里面的几个人名念出来。”

    王氏看了一眼纸上的人名,心中更是一紧,合上纸,凑到言昭华身旁,小声的说了一句:

    “小姐,这……是什么意思呀,奴婢怎的看不明白了?”

    言昭华转头看着她,纯美天真的脸上露出一抹无邪的微笑,说道:“哪里看不明白,王妈妈不是识字的吗?”

    王氏被这话说的一噎,说道:“不是,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我不过是让王妈妈替我喊几个名字,然后分辨分辨错责,王妈妈这都不能做吗?还是说,王妈妈只能替太太做事,眼里竟瞧不上我这个大小姐了吗?”言昭华脸上带着微笑,可是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咄咄逼人的,王氏替谢氏做事,这是府里上下都知道的事情,可饶是如此,王氏也不敢说只替太太做事,毕竟是奴婢,是下人,只要是府里的主子,哪怕是个姨娘,都有使唤奴婢做事的权利,更遑论大小姐了。

    王氏立刻就有些心惊,但她也是经历过风浪的,倒也不会立刻就被言昭华给吓住,这位大小姐如今是想把她拉出来做恶人,这纸上写的五个名字,全都是太太的人,若是她真念出来,就中了大小姐的计,利用自己替她清理了这些钉子,虽然不知道这大小姐如何知道这些人的,当务之急是摆脱这状况,当即直起了身子,与言昭华冷哼相对道:

    “大小姐言重了,奴婢哪里敢瞧不起大小姐,只不过太太那儿还等着我复命,大小姐要做的事儿,奴婢帮不了。”

    说着就要把手里的纸要递还给青竹,却被言昭华伸手按住,收了嘴角的笑与王氏对视了一眼,王氏只觉得这眼神让她瞬间跌入了冰窟窿,从来都没发现,这大小姐的眼睛生的这般漂亮,笑得时候仿若天上明月星辰,可如今不笑了,一双点漆般的瞳眸竟像是千尺寒潭般散发着阴寒,叫人不寒而栗。

    只听言昭华说道:

    “别急着回绝,今儿这事儿,你做就只是青雀居里的事,你若是不做,那便是长宁候府的事,你不做,自然就有人来做,我说话虽不好使,可到底身份在这里摆着,太太管家多年,从未出过差错,若是因为这些事儿闹到了侯爷面前,兴许太太这些年维持的形象就要受损了吧,到时候,两败俱伤……何必呢?”

    王氏这下又犹如从冰窟里被捞出来架到火上烤了,言昭华这番话确实说到了王氏心坎里,这十年来太太为了站稳脚跟,费了不少心思,既要维持形象,又要偷偷处置和收服前夫人留下的人,费了太多心血,今儿这事儿起因虽小,若是言昭华不插手,倒只是奴婢之间的问题,可如今言昭华插手了,若再闹出其他不愉快,奴婢们没有到侯爷跟前哭诉的权利,可言昭华却是有的,到时候侯爷自然会找太太问话,太太若是要维持形象,势必要拿她开刀。

    这笔帐,王氏一下子就在脑中算的清清楚楚了,将纸张在手里捏了捏,终于下定了决心,再次展开了纸,青竹在一旁看着言昭华和王氏唇枪舌剑,只觉得特别神奇,王氏为谢氏心腹,丈夫又是府里的管事,加上她本人也颇有手段,会说话,会做事,在府中素来颇有地位,一般小丫鬟对她自然信服惧怕,可如今这样一个人居然被她家大小姐三言两语给唬住了,青竹心中,不由得又对大小姐油然而生一股子敬佩。

    王氏憋着气将纸上的名字全都念了出来,让这些人出列,纸上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写着这些被喊出来人的罪状,有的是值夜时喝酒,有的是擅离职守,有的是做错主子吩咐的事情,总之罪名可大可小,若是主子计较,这些罪名就算是大的,完全可以将人打出府去。

    这些人出列之后,马上就跪了下来求饶,有的还公然看向王氏,似乎在向王氏求救,可这个时候,王氏自顾不暇,哪里会管他们的死活,只想着不给太太惹麻烦,保住自己才是紧要的,壁虎断尾虽然悲壮,可只要断了尾巴还是会重新长出来的,更何况府里最不缺的就是这些打探消息的人。

    面对那些人磕头求饶,王氏也拿不定言昭华的意思,弯腰对她问道:

    “大小姐,她们该如何处置?”

    青竹给言昭华端来了一杯热茶,言昭华喝了一口后,裹了裹自己身上的大氅,呼出一口薄薄的雾气后,说道:“自然是听王妈妈处置了,我又不懂什么规矩。”

    低下头掸了掸身上根本没有的灰尘,言昭华又接着说了一句:“不过嘛……红渠打破了一只花瓶就责打了二十大板,这些人犯的错,或多或少都比这罪大些吧,怎么办,王妈妈说了算,只要公平就好。”

    王氏在心里把言昭华给骂了个狗血淋头,公平……居然和她说公平!

    太太这般手重的处置红渠是为的什么,难道真的因为一只花瓶不成?可处置红渠的真正理由又不能直接说出来,王氏只能硬着头皮露出一抹咬牙切齿的笑,说道:

    “这,这么多人……是否要事先回一下太太知道?”

    言昭华头也没回,目不斜视的说道:“嗯?回太太做什么?我在我青雀居里处置人和事,太太管家忙碌,这些小事就不必劳她费神了,王妈妈只需跟我说该如何量他们的罪就好了。”

    王氏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这狠毒的处置方法只要一出口,只怕今后她这恶名是担定了,这大小姐好大的手笔啊,饶是太太处置红渠一个,都小心又小心,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处置下来的,可这大小姐一出口就是这么多人,她是不知道二十大板打下去是什么后果,还是果真铁石心肠到这份上?

    不过,不管大小姐是个什么心思,王氏如今都骑虎难下了。

    “还是说,王妈妈也不知道如何量罪?”言昭华的话让王氏心里有了希望,转过头来正要说自己也不知道,还是让要请示太太,只要太太来了,这个局也就破了,唉,王氏此刻悔恨,只怪自己出来的急,身边就带了两个人来,如今那两个人还在红渠的房里看着,等大夫的结果,弄得现在连个替她给太太传话的人都没有。

    言昭华却是不等王氏开口,直接说道:

    “那便不想了,就按照太太处置红渠的法子来吧。横竖前人为之,后人效之,当也不会犯什么错才是。王妈妈别犹豫了,就这么判吧。”

    王氏低着头,看了一眼云淡风轻的大小姐,瞬间就从骨子里透出了冷意,从前竟不知道,这位大小姐居然是这样厉害的角色!

    骑虎难下,只好一路向前。

    王氏咬咬牙,想着损了这些人,总比损了太太和她自己要强,上前一步,朗声说道:

    “所有罪奴罪婢,责打二十大板,打死不论!”

 10|第十章

    第十章

    主院里,王氏跪在谢氏面前请罪,一字一句的将今日在青雀居里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府里一下子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先是主院打了青雀居的一等丫鬟,紧接着青雀居里又打了五个,全都是二十大板,能挺下来的都算是命大的。

    “没想到大小姐平日里看着娇弱,其实倒是个狠心肠,太太是没瞧见她让奴婢下令打人的时候,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当真是咱们从前小瞧了她,如今她一下子将咱们的五个人全都给处置了,这也太不给您面子了,我说让我回来请示太太,可大小姐偏不许。”

    王氏是谢氏的陪房,又夹带着一层远亲的关系,素日受谢氏重用,说的话在谢氏面前自然有些分量,当即谢氏就拍案而起:

    “这个混账东西!枉我平日对她那样好,她如今倒是翅膀硬了,敢和我对着干了。”看了一眼跪地不起的王氏,谢氏摆了摆手,说道:“起来吧,跪着有什么用。”

    王氏夹着尾巴小声说了一句‘是’,然后就站了起来,亦步亦趋跟在谢氏身后,听从吩咐。可谢氏一直踱步,似乎有些忧虑,王氏试探的说道:

    “大小姐从前不显山不露水,一出手就是这么大手笔,咱们该如何应对?今儿这事儿,奴婢觉得其实就是大小姐设下的一个圈套。”

    谢氏似乎也有所察觉,听王氏这么一说,便转过了身子,示意道:“说下去。”

    “是。”王氏稍微整理了一番思绪后,就接着说道:

    “红渠这丫头估计是现了形,让大小姐怀疑上了,大小姐这才想法子让红渠在侯爷面前露了脸,大小姐从前也给太太送过吃食,可哪一回像上次那般用心,奴婢怀疑她来找夫人道歉的目的根本就是要等侯爷回来,为的就是让红渠露脸,让咱们恨上红渠,等到咱们受不了收拾红渠的时候,大小姐再趁势发难,想一并解决了咱们的人。这一招若真如奴婢猜测的一般,那大小姐的心机可就太深沉了。”

    谢氏心里想的也差不多就是这样,王氏把她心里的话说出来了,沉吟片刻后,说道:

    “她哪里是心计深沉,简直就是阴险了。如今事情闹得这样大,我们现在该怎么做?总不能因为这些,就让我把这些年平稳治家的功绩一笔抹杀了吧?”

    谢氏的话和眼神让王氏吓得缩了缩头,今日之事确实是因为她撞到了刀尖上,成了众矢之的,若是让太太从此恨上她的话,那可真就得不偿失了。为今之计,就只有尽力稳住太太,然后尽快扳回一局,重夺太太的信任。

    王氏想了想之后,对谢氏说道:“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咱们切不可自乱阵脚,府里一下子重罚了这么多人,侯爷回来一定会找太太问话,到时候……”

    王氏有些犹豫,不知道这个谏言该不该说,谢氏现在也是没头苍蝇,这些年虽说暗地里处置了几个不知好歹的,可说到底大多数时候都是用身份压人,她是长宁候夫人,对府里之人有生杀大权,真有几个硬骨头,拖到外头解决了便是,可如今和她杠上的是长宁候府的大小姐,若真论起身份来,嫡长女的身份也是高于继室的,不过前些年这个嫡长女对她的话千依百顺,从未有过忤逆,她才得以顺风顺水这么些年,可现在言昭华突然一夜醒悟过来,居然一门心思和她对着干了,而且一出手就是这么大手笔,倒真打了谢氏一个措手不及。

    将王氏有了主意,谢氏迫不及待的问道:

    “到时候什么,有主意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王氏急于立功,赶忙说道:

    “到时候太太尽管将事实说出来,横竖今儿被打的都是青雀居的人,红渠在主院挨打,那是有缘由的,犯了错太太罚她是应该的,可青雀居的那几个人的罪状,奴婢都看了,不过就是一些擅离职守的小事,大小姐既然想把事情闹大,那咱们也不替她背黑锅,反正今日受刑的全都是青雀居的人,纵然侯爷怪罪,也只能怪大小姐,太太最多担一个督管不利的错,可担一个这样的小错,就能离间了侯爷和大小姐,太太觉得这买卖合算吗?”

    谢氏将往事的话放在脑中想了想,虽然对督管不利这个名头有些不满,可事到如今,似乎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言昭华想用这种方法让她吃一个哑巴亏,还真以为她是纸糊的,被打断了牙,还要她和着血往肚子里咽吗?没门儿!

    谢氏对言昭华本来就是越来越讨厌,这丫头的长相和她那个死了的娘亲一模一样,看了就叫她心烦,小时候在定国公府中,谢薇是定国公府嫡长女,国公夫人宝贝的跟眼珠子似的,那么高高在上,永远都比府中其他女孩儿高出一等,谢岚那时候不过是一介庶女,模样和才气都不出挑,谢薇就连目光都很少落在她这个不起眼的庶妹身上,就是从小时候开始,谢岚对谢薇萌生出嫉妒的恨意,后来大家长大了,谢薇一下子就找到了好姻缘,长宁候言修模样俊美,位高权重,言家简在帝心,更妙的是府里没有老侯爷,老夫人,只要嫁进来就是当家主母,像这样的好姻缘,自然是要先供谢薇选择的,当时她就偷偷的诅咒过谢薇,没想到,老天爷还真开眼了,没两年的功夫,谢薇居然就难产死了,她的姨娘替她从中运作,居然让她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2页 当前第7
首页   上一页   ←   7/13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嫡女弄昭华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