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嫡女弄昭华_分节阅读_第95节
小说作者:花日绯   内容大小:1279.65 KB   下载:嫡女弄昭华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5   加入书签
来。

    “三小姐这两天说病也像是病了,说没病也像是没病,大夫来瞧过,说有点肝火旺,多消消火,也没什么大碍。可三小姐自己却觉得自己有病,经常一个人在房间里,不让奴婢们进去伺候。”

    另一个婆子补充道:

    “三小姐已经有两天没好好吃东西了,每回送过去的东西,最多吃筷子素菜,荤菜一点都不肯沾,连往常最喜欢吃的肉丸子都不吃了。奴婢看着,也是心疼,这小脸儿都瘦了一圈儿了。”

    言昭华听着婆子们的禀报,也是觉得奇怪:“三小姐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表现?除了装病不吃东西之外。”

    两个婆子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回道:“也没什么奇怪的,上回从国公府回来之后,三小姐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时常对着镜子笑,这两天她也出门去过国公府两回,每回都是笑着开心的回来的,不像是有事的样子,直到这两天才开始称病,东西吃的也不多了。”

    得知了言昭宁的这些情况,言昭华便让她们下去了,婆子走了之后,染香也回来了。

    “小姐,四公子出门去了,奴婢让门房的小赵跟着他,见他去了鼎丰茶楼,没过一会儿就出来了,然后就哪儿也没去,直接回府里来。”

    言昭华越发纳闷:“他去了茶楼,过了一会儿就回来了?没再去其他地方?”

    染香点头:“嗯,如今就在府里呢,小赵是全程跟着的,并无什么异常的地方。”

    言昭华转身踱步,暗自思附:去茶楼一会儿就回来了,那应该不是会见友人,更像是替人传信,信送到了,不就回来了吗?那他替谁送信?

    回想起刚才言书彦在言昭宁院子外那紧张的样子,言昭华似乎有所察觉,应该就是替言昭宁送信了,可言昭宁最近称病,就是要送信给谁,也不会让自己的亲弟弟送去啊,除非信送到的那人有足够的分量,或者所送之信的内容太过隐秘,不适合给旁人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啥也不说了,尽力更吧。

 第131章 00113

    第一百三十一章

    言昭宁这些日子吃的很少,一开始言昭华还以为她是憋着什么劲儿,可是派人盯着十几天之后,也没觉得她想干什么不好的事,据她的贴身丫鬟说,每天除了照镜子之外,问的最多的就是‘我看着瘦了些吗?’这句话了。

    听了丫鬟的这些话,言昭华才有点明白,可能言昭宁不吃饭,并不是想整什么幺蛾子,只是单纯的……想瘦一些?

    说实话,之前的言昭宁并不算胖,但也不算瘦,珠圆玉润的,身段可比言昭华十四岁的时候有看头多了,整个人偏圆润些,可在言昭华看来,也正是那身圆润,才成就了她那通身的气派和艳丽,虽说瘦一些的话,看起来更娇俏些,但她这不吃饭的做法也着实令人震惊。

    言昭华觉得她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儿,便主动将这件事情告诉了言修,言修也私下召见过一回言昭宁,据说是口头答应会好好吃饭,但直到年三十晚上,一家人坐在暖阁里吃锅子守岁,她就只吃了几片菜叶子,言修亲自给她夹了几块肉,她也只是小口咬了咬,似乎没什么兴趣的样子。言修也无可奈何。

    言昭华将她上下打量了几下,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这丫头都快要瘦脱形了,不过眼睛是大了很多,看起来和言昭华倒是多了两分相似,但精神瞧着可不是太好的,亏得她擦了胭脂,不过吃了几口菜,嘴上的口脂掉了些,露出她原本的唇色,憔悴的叫人心疼。

    言修也不知这个小女儿到底是怎么了,这些日子忙着恭王府的事情,小女儿得了这不吃饭的毛病,倒是请太医看过两回,药也开了,却不怎么见成效,太医说,这是孩子心理问题,药开了也得她喝下去才行,不过太医又说,这个年纪的女孩儿,多少都有点这样的问题,开始从小孩子意识到自己是个姑娘家,有很多小时候偏胖的女孩儿都是这个时期瘦下来的,所以,言修虽然担心,但也不至于强制。

    一顿饭,吃的还算开心团圆。吃了锅子以后,一家人就到花厅里去守岁去了。言修和言瑞谦坐下下棋,言书彦就在一旁给言修端茶递水,努力亲近着。

    言瑞谦做了世子以后,每日要做的事情就更多了,兵部那里言修还真给他弄到了一个挂名的虚职,不算入仕,只是挂靠在兵部,让他得以正式出入罢了,这也是言瑞谦对言修要求的,言瑞谦这段日子,读书用功了不少,但他依旧确定自己将来并不想走文官的路子,他对兵部十分感兴趣,觉得好男儿就当志在四方,并不想困在京城这金丝笼中。

    言修对儿子的抱负并不干涉,反而觉得有些后悔,从前竟没有察觉儿子真正的想法,幸好悔过比较早,如今发觉了,也不算太晚,而这孩子自己有机缘,阴差阳错的给范文超推荐入了兵部校场,让他从一个娇少爷变成了如今懂得担当的上进好少年,这么几年下来,言瑞谦年纪虽小,可在兵部的资历却也算熬出来一些,人脉关系也都比较熟悉了,这是多难得的机会,兵部是六部之中最难融入的,这小子也许天生就是当兵的料子,兵部演武场上的训练,不是没有世家子弟去体验过,可是真正能熬下来的人却在少数,就好像言书彦也去过,可他没称下三天就回来了,更别说,言瑞谦还是世子的身份,这样高的身份,从最底层演武场熬下来的更是凤毛麟角,如今这小子在兵部也小有名气了。

    言修把言瑞谦正式送去兵部,并没有受到任何阻力,这不是说兵部的人给言修面子,虽然言修打过仗,可那是军里,兵部的官儿和军里的官儿有相通,但大多数都是不通的,言修知道,这件事能这样顺利进行,必然是恭王府在背后出了力,兵部的范尚书就是恭王手下的人,恭王在兵部说一句话自然比言修说一百句都管用了。只是这些恭王并没有对言修说而已。

    言修接过了小儿子递过来的茶,对他比了比旁边的席子,言书彦会意坐下,看了一会儿言修和言瑞谦下棋,言瑞谦下了一步让言修都不禁点头的棋,言修手里的茶杯要放下,可手一动,小儿子就过来接过他手里的茶杯,言修当时没说什么,只蹙了蹙眉头,言瑞谦抬眼看见,便对一旁伺候的人使了个眼色,那小厮就过去接了言书彦手里的茶杯,放在言修右手能够够到的地方。

    言书彦给抢了工作,心里有点不舒服,看了一眼言瑞谦,但言修面前,他也没敢说什么,面上只是稍稍不悦,之后就恢复了神情,乖巧的坐在言修身旁看棋。

    言修有点以为言瑞谦的棋艺增长,边下边夸道:“你这棋艺不错啊,有长进了。”

    言瑞谦腼腆一笑,眉眼里却满是自信:“爹也觉得我有长进?”

    “是啊,长进不小啊。不是拜了什么名师吧,说出来让我知道知道。”言修伸手去拿果子,火锅子吃着热闹,暖和,但却不顶饱,总要吃点果子垫巴垫巴才行,可刚伸手,言书彦就把那果子的盘子给他送到了跟前儿。

    这一瞬间,言修越发觉得不对劲儿了,这小儿子从前也是这么乖巧懂事,可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甚至还觉得有些欣慰,觉得小儿子懂事什么的,可是今日和大儿子对弈,他看到了一个上进少年眉飞色舞的样子,再看小儿子满是谄媚的举动,这才惊觉不对。

    一把夺过言书彦手里的盘子,冷声说道:“行了行了,这些事是该你干的吗?要么好好坐着看棋,要么就去看书去。”

    言修是有些生气小儿子没追求,做的都是逢迎拍马的谄媚之事,更何况,有了大儿子从旁对比,更让言修觉得不自在,遂这般出口,想起刚才大儿子让小厮接手的举动,想来是早就看出了这个问题,有心想给他弟弟一个台阶下,没想到,这个小子根本不懂这里面的道理,人和人就是不能放在一起比较,一比较,高下立现。言修欣慰的同时又觉得烦心。

    可言书彦毕竟才十三,从前小时候也都是这么过来的,他向来都是用这样的方法亲近父亲的,父亲从前也没说什么,甚至还夸奖过他懂事什么的,可谁想到今日,父亲和哥哥下棋,居然对他这样疾言厉色,这让一直被父亲宠爱,一直坚信父亲对他很眷顾的言书彦哪里受得了,被言修一骂,眼泪居然就掉下来了,红红的眼眶,刺痛了言修的眼睛,大掌在棋盘上一拍,怒道:

    “哭什么哭?大过年的,不嫌晦气啊!给我滚去书房好好反省反省。”

    言书彦一脸震惊的看着言修,哭也不敢哭了,从来没有被言修这样厉色骂过的他,吓得从席子上退了下去,言修身上有血性,平日里不怎么发怒,可一旦发起怒来,那周身的戾气也是很可怕的,言书彦震惊的同时也给吓到了,屁都不敢放一个,就走出了花厅,回自己的书房去。

    言瑞谦看着言书彦,对言修说道:

    “父亲怕是吓到彦哥儿了。”言瑞谦的印象中,就没有言修对言书彦发火的记忆,小时候只有他会因为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被言修排斥,不发火的言修儒雅的像个书生,可发火的言修,不仅是骂,还会动棍子鞭子什么的,言瑞谦小时候的不自信,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在于言修的凶暴对待,那个时候他还不懂为什么,直到姐姐比他早一点醒悟,告诉了他背后的含义,他才渐渐明白,为什么太太表面上对他很好,可是父亲却越来越不喜欢他。

    现在他看见言书彦,仿佛就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言修叹了口气,对言瑞谦说道:

    “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学问没作多少,这种谄媚奉承的把戏倒是学的不少,一骂就哭,比他两个姐姐都不如,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从前他看言书彦比看言瑞谦顺眼,觉得小儿子聪慧有灵性,跟他也亲近,可言修到这个时候才明白,自己一直都被表象蒙蔽着,原来他真的不会带孩子,大儿子有今日的造化,其实说白了,和言修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反而是他自己够努力,又有他姐姐在旁边教导,想到自己连个女儿都不如,言修都有些羞愧了。

    “弟弟还小,还有的教,父亲该多关心关心他了。”

    言瑞谦的话让言修颇有感触的回头看了一眼门口,想着小儿子走出去时的难过,也觉得自己说的太重了,孩子会变成今天这样,也许和他脱不开关系,看来大儿子说的对,若想小儿子也跟着成才,今后他必须也要多些耐心,多些关注才行。

    又问起了言瑞谦棋艺的事情,言瑞谦也不隐瞒,直言告知:

    “本来我也不善下棋,只不过,裴世子一直陪我下,教了我不少东西,我这才有所长进的。”言瑞谦老实的说,当然掩盖掉了他一开始不想下棋,被裴宣和范文超逼着下的悲苦遭遇。

    言修听后很是意外:“裴世子?”

    也难怪言修意外了,在言修心中,裴宣是最近才闯入他眼界中来的,可如今看来,裴宣这孩子看中华姐儿,兴许不是心血来潮,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第132章 00113

    第一百三十二章

    另一边,言昭华与言昭宁都各自占着软榻的一头,言昭华让人给她找了一本画册过来,若是言修同意她回去房间独自守岁,她肯定会看一整宿的话本子,裴宣前些日子给她弄了不少新奇的话本子,她还没看完,只可惜,大家一起,她就没法光明正大的把话本子拿过来看了。

    画册再好看,言昭华的兴趣也不大,抬头看了一眼言昭宁,只觉得她瘦了之后和自己是有那么一点相像,不禁感慨,到底是连着血脉的,见她精神不是很好,言昭华出声问道:

    “你以前不是也喜欢下棋吗?怎的不去看父亲他们下棋?”

    言昭宁收回了对着窗外的目光,看了一眼言昭华,有气无力的说道:“哦,我想陪着姐姐守岁,姐姐莫不是嫌弃我碍事吧?”

    见她眼睛大大的,水润润的,很好看,却失了从前的机灵,精神不济,连病美人都称不上,看着就像是个木头美人一样,言昭华不禁说道:

    “我不嫌你碍事。只是……你还继续打算不吃东西吗?这些日子我看你瘦的皮包骨了,再这样下去,个头可就长不高了。”

    言昭华是真心觉得,言昭宁从前的样子不错,凹凸有致,艳丽无双,可现在呢,愣着是冬日里穿衣服厚实看不太出来,若是等明年开春,衣服单薄了,她这身材就会很明显了,到时候不仅没有丝毫美感,还会让人觉得可怕,跟一副骷髅架子似的。

    言昭宁听了言昭华的话,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才撇嘴说道:“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不必姐姐提醒的,我从前是圆润了些,看着没有姐姐轻灵透彻,如今我比姐姐只怕也差不了哪里了。”

    言昭宁的这句话听起来有点似是而非的话,着实不太明白她的意思,怎么听起来,好像她变得这么瘦,还是因为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2页 当前第95
目录   上一页   ←   95/132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嫡女弄昭华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