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桃花入命_分节阅读_第10节
小说作者:眉如黛   内容大小:459.80 KB   下载:桃花入命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7   加入书签
红晕微现,额角慢慢地渗出汗来。
  他自己也有些慌乱,拿袖口不住地拭汗,来来回回地为自己的茶杯斟茶,羞惭万分地辩解:“好、好像有些热。”
  过了片刻,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偏偏赵静还拼命拢着自己的衣襟,坐立不安,一个劲地说:“哥哥,我身上好热。”
  赵杀怕他热坏了,忙走过去,想替他把大氅解开。
  赵静浑身大汗淋漓,还试图扯着那件皮氅,费力地说:“无、无妨的……”
  赵判官刚用湿帕子给赵静擦了脸,汗水又滴滴答答地淌进那人领口,束手无策之下,也急得团团转,哑着嗓子问他:“什么时候的事?”
  赵静一向病弱,断断续续地挤出一句:“哥哥一挨着我,就有些……”
  话音未落,喉中又是一阵腥甜。
  赵判官好不容易听清楚弟弟说的症兆,脑袋里“轰”的一声,忙把管家送的黄符掏出来一看,只见纸上写满了火字,火上还架着柴,中间烧的正是赵静。
  赵杀脸色大变,抖着手将符纸撕碎,可赵静仍是汗出如浆,极小声地在一旁问他:“哥哥,怎么了?”
  赵杀死死搂着自家弟弟,只道:“是我不好。”说完,还默默捏着袖口为赵静擦汗,懊悔了许久,才想到叫人去请许大夫。
  然而府里派出去的小厮,寻了七八条巷子,没有一个能找到许青涵的下落。连平常消息最灵通的管家,也只知道许大夫昨夜回来过,一个人满身露水立在房门口,朝他们抿嘴而笑,说王爷全然忘了与他有一饭之约,天不亮便静静走了。
  赵判官听到这里,当真是又羞又愧,只好屏退下人,自己把赵静扶到床上,将他汗透的衣服一件件剥下来,仅留贴身的里衣。
  赵静热得迷迷糊糊的,半天才缓缓睁开眼睛,轻轻问了一句:“哥哥藏在怀里的,到底是什么符?”
  赵杀想了想,深觉再如何推卸,也是自己的不是,便道:“别问了,都是我的错。”
  赵静病得脸颊通红,眼睛里泛起一丝水光,仍有些迷茫地问:“可我们,是兄弟啊……”
  赵杀沉声认错:“那东西阴毒得很,我不配做你的哥哥。”
  赵静暗自出了一会儿神,终于道:“世上只剩下哥哥和我相依为命,哥哥想做什么,我都是肯的。”
  赵杀大惑不解,问了句:“我想做……什么?”
  赵静睁着一双猫儿眼,万分虚弱地笑了一笑:“哥哥在符上写了我的名字,还画了那样一道符,又是干柴又是烈火的,想做什么,自己不知道吗?”
  赵判官身形一僵,慢慢移动目光,这才看见赵静下身高高地隆起了一个帐篷。
  赵静发现自己哥哥迟迟不动,还深明大义撑坐起来,费力地拿双手揽着赵杀的脖子,柔声道:“哥哥,来吧。”
  赵杀吓得连退了许多步,直道:“不、不不,阿静……”
  说着,脑袋里瞬间转过许多念头,把这两天的来龙去脉想了一遍,忽然有所顿悟,沉声盘问起来:“我仔细看过,那道符画得狗屁不通,会不会是你吃多了大补之物?”
  赵静肩膀发颤,不能置信地望着赵杀。
  赵杀越想越笃定,断然道:“是了,你老是吃壮阳补肾的药膳,肯定是补过了头。”
  谁知赵静一张脸血色褪尽,额角冷汗涔涔,极轻地说:“没有的事,我绝不会对哥哥有别的念头。”
  赵杀听得似懂非懂,还没开口,赵静就咬着牙,狠狠道:“阿静不是那种禽兽不如的人!”
  赵杀脑袋里仍是一头雾水,闷声道:“可世间寻常符箓我都见过,当真没有……”
  赵静听到这里,眼眶竟是微微发红,声音里也带了哽咽之意,来来回回地同他争辩:“不可能,我只剩下你一个亲人,拼了命地对哥哥好还来不及,绝不会对哥哥有一丝歹意!”
  赵杀这才发现多说多错,不由得愣在原地,看着赵静一遍遍的解释。
  他那弟弟急得方寸大乱,泪水在眼睛里直打转,偏偏还想做出极硬气的模样,无论如何不肯落下泪来:“阿静不会是那种人,是哥哥那张符的缘故,我才会……”
  可他等了又等,看赵杀迟迟不肯附和一句,心中越来越凉,怔怔反问了一句:“难道真是我自己起了邪念?我们是兄弟,我竟然对哥哥起了那种念头……”
  赵静说到这里,望了望自己仍肿胀难消的孽根,脸上写满了羞愧、自责、悔恨。
  他先是拿手遮了一遮,过了片刻又颓然挪开,一双猫儿眼神采顿失,弓着背,只想把自己缩作一团。
  赵判官试探着叫了他一声:“阿静?”
  赵静突然咳嗽起来,难过得连气都喘不上来,嘴角也溢出一道血丝,咳了半天,才痛苦不堪地挤出几个字:“我……该死。”
  赵杀被他弄得脸色铁青,喝道:“够了,你就当是……”
  他本想说,你就当是我做的。
  可话到嘴边,还是有些郁郁难平。自己堂堂鬼判,因为一时心软,先是吃了阮情的大亏,又被许青涵折腾去了半条命。难道还要错上第三回吗?
  没等他想出个答案,就被赵静那双眼睛夺去了心魄。
  手背上黄色桃花光华艳艳,自家弟弟眼中亦是泪光点点。
  明明含着泪,还硬要装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
  赵杀心中一颤,忍不住想问一问赵静,问他为什么要偷藏自己的碗筷,问他为什么要拖着脚步,走上老远的路,就为了见上一面。
  赵判官脸皮太薄,想了许久,仍是不好开口,最终也只是长叹了一口气,闷声道:“确实是那张符纸作祟,不怪你。”

    
    第十章

  赵静那双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赵杀硬着头皮说了下去:“是哥哥存了歹心,带了阴毒符纸,还故意害你吃下许多大补的药膳。”
  赵静眼睛里光华灼灼,双颊染着一层薄薄粉色,目光流转间,简直灿若星子,连咳嗽也渐渐停了。
  赵杀看了他半天,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眉头紧锁,嘴里含糊道:“嗯……总之,你先自己弄出来吧。”
  赵静久病缠身,极少有自渎的时候,听赵判官这么一说,虽然想满足哥哥的淫邪念头,又有些担忧自己先泄过一回,还能不能整军再战,陪哥哥做真正快活的事。
  他想到这里,不免有些忧心忡忡,轻声推拒道:“哥哥画的是干柴烈火符,我一个人做,肯定是不管用的,要解开符咒,应该两个人一起快活才是。”
  赵杀沉下脸来,皱着眉道:“阿静。”
  赵静被他训斥了一句,心头反而被撩拨得微微发烫,若是自己身强体健,说不定会扑上去,做一些有如禽兽的事。
  赵判官在一旁等了片刻,看自家弟弟始终闷不作声,眉宇间阴阴透出些煞气,正有些提防,那赵静却突然揪着自己头发,一个劲地自言自语:“不能乱想,不成……”
  赵杀暗暗松了一口长气,这赵家的人,比起其他几株烂桃花,果然还是良知未泯。
  他看了几眼,心头一软,慢慢坐到床沿,低声问他:“阿静不会?”
  赵静骤然离他这般近,呼吸絮乱,眼珠子拼命打转,仿佛被人戳中了什么痛处。
  赵杀心里便有些了然,放缓了语气教他:“你从小气虚多病,没、没起过这些念头,也是寻常。往后遇到这种事,自己握住,上下动一动,便好了。”
  赵静瞪着一双猫儿眼,眉间又泛起些阴郁之气,咬着嘴唇不肯说话。
  赵杀自以为已经说得十分下流,被弟弟这样一看,只好愈发露骨道:“就……套弄一番,泄出精水来,就快活啦。”
  他看赵静还闷着不动,硬着头皮问道:“听懂了么?”
  赵静没想到自己被哥哥蔑视到这种地步,额角青筋直跳,忍了半天,终于狠狠点了点头,把绸裤往下一拉,自己套弄起来。
  他那孽根微微上翘,尺寸生得颇为狰狞,好在颜色极浅,握在赵静瓷白的手中,简直像个白玉把件。
  赵判官用余光多看了两眼,竟是糊里糊涂地想起阮情。阿情的宝贝生得有些……要是看到这件器物,只怕又要伤心流泪了。
  他这样漫无边际地想来想去,脑袋里一会是红桃花,一会是白桃花。
  自己还债还了好些时日,像是在做一场荒唐大梦,飘飘荡荡地走在这繁华尘世,直如走马观花。
  忘川两岸的石蒜,似滚滚红尘,似满满鲜血。他看了二十余年,曾以为那番景色已经艳到了极致,真到了还阳的时候,踏上这十丈软红,才知道风光旖旎。
  赵杀出了半天的神,等回过魂来,发现赵静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孽根虽然涨大了几分,却没有发泄的征兆。
  他额头上不由出了些热汗,闷声问:“怎么还没好?”
  赵静干脆停下来,低着头说:“哥哥,我弄不出来。”他心里既羞愤又恼怒,自己明明这样卖力,哥哥却一直神游天外,这样又气又怨的,分身反而更加硬涨。
  赵杀见他实在不似作伪,迟疑了片刻,也把手伸了过去,替他轻轻套弄起来。手心里像握着热铁,烫得赵杀如坐针毡,偏偏赵静还一直望着他,一双猫儿眼中,一度闪过猛虎食人之光。
  赵判官忙活了一阵,手很快便酸得抬不起来,本以为成事在即了,谁知仔细一看,赵静那处仍是毫无动静,人神情委顿地倚在枕上,出了一身的汗,眼睛里欲说还休。
  赵杀渐渐忍不住劝道:“弟弟可有心仪的人,大可想一想,你们、你们行周公之礼的时候……”
  赵静虽然应了一声,眼睛却盯着他不放。
  赵判官唯恐拖得太久,对赵静身体有损,可他越是着急,越是适得其反,手心里薄薄的笔茧磨着粗长肉根,只怕还不如赵静自己弄得舒服。
  他情急之下,竟拿左手挡住赵静双眼,喝道:“把眼睛闭上。”
  等弟弟依言照做,疲惫不堪地闭起眼睛,赵杀才俯下头去,用舌尖在勃发肉根上舔了一下。
  赵静浑身一颤,睫毛轻颤,过了片刻,才慢慢睁开眼睛。
  透过手指的缝隙,能清楚看见自家哥哥正低着头,十分懊恼似的,努力把肉根吞到深处,发觉自己睁着眼睛,还万般凶狠地瞪了他一眼。
  赵静情不自禁地笑了一笑。
  幸好哥哥现在说不出话来。
  赵判官被这一笑气得皱紧了眉头,只盼着赵静早早泄身,自己好拂袖而去。
  可惜赵静不像是欲火中烧,更像是魂不守舍,始终朝他微微而笑。
  赵杀替他弄了半晌,心中怄火,忍不住停下来一通训斥,几乎以为是赵静先天不足,生来泄不出精。
  赵静这才稍稍回过神来,四肢百骸都残存着使人战栗的极乐,只要再忍一忍,便能囊获更多……
  赵判官歇了片刻,又继续吞吐起来,可无论他怎样卖力,仍不见多少成效。
  正当赵杀恼羞成怒,想撒手不管的时候,赵静总算安抚了一句:“哥哥,要不算了?”
  赵杀如逢大赦,抬起头来,使劲擦着嘴角。
  赵静声音放得极轻,低低问了一句:“要不试试别的方法?”
  他看赵判官没有作声,连忙撑坐起来,想把赵杀按倒在床上。
  可他推了一下,赵杀纹丝不动,赵静只好咬咬牙,又推了第二回,赵判官依旧稳稳坐在床沿。连赵静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久病缠身,居然手无缚鸡之力到这等地步。
  赵杀神情古怪,过了半天才问:“你的手怎么了?”
  赵静终于发现掌心全是一道道的指甲印,眼睛里泪水欲滴,自己拿袖口擦了擦,才道:“自己抠的。”
  赵杀沉着脸追问了一句:“为什么?”
  赵静深深垂着头,几不可闻地说:“怕……怕泄出来,我想跟哥哥……”
  赵杀一时间头大如斗,想了许久,才自己躺到床上,闷声道:“哭什么,做就做吧。”
  赵静呆在原处,过了许久,终于破涕为笑。
  他压在赵杀身上,花了半天的工夫,把自己散落的鬓发拨到耳后,才抖着手去解哥哥的衣服。
  赵判官始终阴沉着脸,此时此刻纵然陌路,但只要看着赵静那张脸,便有千般万般的心软,不知从前亏了他多少厮磨,欠了他多少誓言。
  反正都是情债,左右都有前因,只希望早早地了结,早早地偿清。
  赵静在他脸上胡乱吻过,极小声地喊他:“哥哥。”
  亲到嘴边的时候,实在不敢妄动,又开始眼巴巴望着他,眼睛里光华流转。
  赵杀气得额角青筋直跳,只是推开这人太过轻易,反而叫人束手束脚。即便稍稍抵抗一二,恐怕都有些恃强凌弱。
  赵静还以为哥哥是默许,愈发摆出乖巧可爱的神态,在他嘴上轻吻了许多下,便双手发颤,把两人衣衫尽数除去。
  眼看着赵静兴致勃勃地扶着分身,抵在后穴入口,赵判官终究还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铁青着脸想坐起身,直说:“阿静不成,依我看,还是……”
  可赵静听到这里,心头一紧,反而咬着嘴唇,将肉根硬生生顶入大半。
  赵杀登时疼得变了脸色,好不容易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你出去。”
  赵静额角亦是冷汗涔涔,肉根被干涩甬道箍得紧紧的,稍稍一动,就痛得咬紧了下唇。
  赵杀忍不住喝道:“简直胡闹!”一边伸手在床头乱摸,想找几瓶香油脂膏。
  倒是赵静渐渐展露笑颜,搂着他的脖子说:“哥哥里面、好紧…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48页 当前第10
目录   上一页   ←   10/48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桃花入命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