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桃花入命_分节阅读_第17节
小说作者:眉如黛   内容大小:459.80 KB   下载:桃花入命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7   加入书签
沉,跟他过去清越的嗓音大不相同。
  阮情脸色发白,眼眶含泪,仍不死心,换了几句别的话:“王爷,阿情想伺候王……”
  话才一半就赶紧住了口,只觉这般沉闷嘶哑的声音简直吓死了人。
  多亏他今日守口如瓶,否则光凭这鸭叫一般的嗓子,早已失了宠。
  更令人可悲可叹的是,这些日子,他连绸裤裤脚也短了半寸,长此以往,只怕再不复过去柔美纤细的身姿。
  难怪他今日送去无数秋波,王爷还是不肯留宿。
  想到老鸨常说的年老色衰,阮情泪眼斑驳,软软爬回床上,拿被子把自己裹住一团,一个劲地回想着自己过去的玲珑身段,婉转歌喉……
  一个人开始回忆时他就已经老了。十八岁,他果然已经老了呀。
  另一头,还自认少壮的赵王爷精神焕发,心情大好。
  未时,赵王爷用去跌打酒半瓶,腰疾小愈,在院中威风凛凛地练了半套儒生拳。
  申时,赵王爷亲自监工,赵王府全体家丁搬运砖石,修补院墙,众志成城。
  酉时,赵王爷恩威并施,哄幼弟用过药膳、药丸、药汤、药浴、药油、药酒……
  戌时,赵静酣然入睡,王爷背靠交椅,合眼小憩,不知不觉竟做起梦来。
  梦里黄沙烈烈,他拥美人在怀。
  怀中人穿大红的衫,束簇新的甲,眼神虽然傲,望向他的时候却柔得能滴出水来。
  那人像极了阿情,只是比阿情高得多,在他迷蒙晃荡的梦里曲起长腿,仰着头问:“你只喜欢我?”
  顿了顿,又问:“你最喜欢我?”
  那人连问几声,突然弯眉而笑:“都……不是?”
  赵王爷听到此处,梦一下子醒了,用力一抹脸,满手是泪。
  眼前花得看不清路,人也不知撞了什么邪,痛得迟迟喘不过气,醒后许久,仍在一个劲地打战,到后来只得轻手轻脚地推门出去,咬紧牙关,蹲在冰冷如水的石阶上呜咽。
  等到赵杀眼睛酸胀,人一点一点平复下来,再回想为什么掉泪,为什么伤心,又浑然记不清了。
  有这一场梦魇,赵王爷如今睡也不是,不睡也不是,浑浑噩噩地负着手,在自家后院转了几圈。两襟泪痕兼汗痕,被夜风一吹,更是凉入骨髓,到了这个时候,赵杀才想起该沐浴更衣了。
  一帮忠仆见王爷打道澡堂,忙不迭地烧开香汤,往露天澡池中注入温水。
  赵杀屏退左右,把玉冠除去,衣裤一脱,坦荡荡地跨进池中。
  只见粼粼清波,环抱着宽肩窄腰,点点水滴,浅吻着光滑皮肉,赵王爷在澡堂,犹如花在月下,美人在灯下,都比平日还要英武动人三分。
  他就这样闭目养神了片刻,忽然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四下一望,院里仍是静谧得很,只有半轮清辉轰轰烈烈地砸下来,满园浸了银霜的繁花露草,一池摇曳的月光。
  如此良辰美景,偏偏他右眼皮跳个不停,仿佛有人敲过鸣冤鼓,声势逼人地走上堂来,快要找他算几经轮回的账。
  赵判官战战兢兢地撑起身来,头发离了水,紧紧贴在他背上,侧耳听时,竟真有脚步声由远及近。
  赵杀睁大了眼睛,死死瞪着王府的铜墙铁壁,只怕是瞪得太用力了,“哗”的一声,刚补好的院墙又倒了。
  废墟之上,投着腿长腰细的一道黑影。
  赵王爷脑袋里空白一片,等黑影投到自己身上,仍是全无主意,身体倒是吃一堑长一智,已经哆嗦着手去抓自己的衣裤,还没披上,夜游的司徒将军就到了池边。
  那人手里抱着一个瓷枕,眸光晃晃悠悠,睫羽忽颤忽颤。
  赵判官慌得丢开长袍,直往后退,人贴到池壁上,才敢端起架子,凛然劝道:“司徒靖明!我堂堂赵王府,岂容你……擅闯!你若再不知好歹,惊动了赵王府里的高手——”
  下人们守在院门外,听到王爷搅出哗哗的水声,恰好问了句:“王爷,还要热水吗?”
  赵杀浑身一震,分明是被吓了一大跳,好在他智珠在握,定了定神,又压低了声音恫吓道:“说话的这几位,亦是一等一的好手!只要我一声令下,任你武功盖世,也……哼!”
  赵王爷一身王霸之气,几句话说得恩威并施,点到为止,寻常贼子听了,早已痛哭悔改,可那司徒靖明站在水池边上,垂着眼眸,听了许久,不过是抱着瓷枕探了探水温。
  赵杀被他这动作吓得结巴起来:“你……上天有好生之德,只要你、现在收手……”
  司徒靖明置若罔闻,板着一张美人脸,在池边踟蹰了好一会儿,忽然朝他伸出手来。
  赵判官愣了愣,揉了揉眼睛。
  司徒将军仍伸着手。
  赵判官吃惊过了头,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你、要我扶你?”
  司徒将军见他一动不动,顿时面露不悦,紧紧抿着嘴唇。凄清月色下,那双死气沉沉的凉薄眸子被照得满蕴光华,里面似有万语千言,百般委屈。
  那一刹那,赵判官几乎以为他醒了,一颗心怦怦乱跳,在收心之前,手便递了过去,战战兢兢地握住司徒靖明的手腕,小心翼翼地把他扶进池中。
  随着一圈圈水纹荡开,司徒靖明那身黑袍紧紧贴在身上,大好身形展露无遗。
  赵判官看了两眼,无端端有些老眼昏花,浑身上下烫得厉害,想来是被凉风一吹,生了大病。  
  然而他把人请下来泡澡,多少要尽一尽地主之谊,赵判官稍作权衡,便带病强笑道:“司徒将军,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澡堂花了刘……花了我不少银子,快试试水温如何?深浅如何?”
  那人一路走来,脚上并未着履,多多少少划了几道口子,被热水一烫,正微微皱眉,被他轻声问了两句,不知为何又舒展眉梢。
  赵杀接连劝道:“水里加了不少药材,最是舒经活络,还有这块药皂——”
  赵判官正要拿给司徒靖明细看,不料握得力气大了,药皂滑不溜手,一下子脱手飞出,落在池边。赵杀忙站起来,背过身,弯下腰,摸了好一阵,好不容易把药皂寻了回来。
  等他坐回池里,想再细说药皂的好处,却发现司徒靖明脸上微微泛着一层薄红,明艳得叫人魂销。
  赵杀怔了怔,低低唤了他几声:“司徒将军?司徒靖明?”
  司徒靖明依旧红着脸,仿佛能杀人的剑,乖乖呆在绵绵春雨中。
  赵判官被他看得胸闷气促,口干舌燥,身上处处是热病的征兆,咳了两声,才道:“本王怕是病了,先行一步,将军自便。”
  赵杀说完,正要起身,司徒将军却猛地上前几步,把他挤在角落里,左手“咚”的拍在池壁上。
  赵判官两条腿登时软了,阴沉着脸骂道:“本王如今有、有疾,将军想趁人之危?”
  司徒靖明眼睑微垂,低下头去,拿嘴唇堵住赵王爷犹自喋喋不休的嘴。赵杀抖了抖,不知为何想起枕在他膝上的红衣美人,殷殷地问他爱谁,眼皮一酸,忙别过脸去。
  司徒靖明一身气势霎时变了,不复满怀温柔,左手手指穿过一池温水,冰凉地摁在赵杀腰间。
  赵判官正在伤心的时候,哪怕被司徒将军摁到了池边,当着他的面掏出胯间肉刃,他仍是有些恍惚,一双眼睛盯着抵在腿根的狰狞硬物发呆,一面挤出外强中干的怒意,一面暗暗疑惑,阿情在自己的梦里,谁在这人的梦里?
  司徒靖明被他盯得时间久了,耳廓上居然泛起一层薄薄粉色,一张冷冰冰的美人脸倒是雷打不动,不由分说便把赵王爷一条腿抬起来,环在自己腰上,喉结还轻轻滚动了一下。
  赵杀眨了眨眼睛,人总算回了魂,结结巴巴地辩解道:“本王是一片好心,才请你入池共浴——”
  司徒将军不单生得姿仪清冷,丰神轩举,为人也极好说话,闻言一顿,当真没有捣入,而是重新俯下头去,在赵杀唇上浅浅尝了一尝。
  赵杀脸上烧得滚烫,本打算重重斥责,但稍一掂量,又觉得自己虽然武功高强,毕竟不是这军汉的对手,左右不过是占一占嘴上的便宜……
  他这样一想,便硬着头皮,恶狠狠瞪了过去,厉声喝道:“最、最多是这样,切莫得寸进尺。”
  司徒将军从善如流,又垂着眼睫,浅浅亲了许多下。
  赵杀圆睁着眼睛一动不动,被人亲到后来,面上渐渐有些目光闪躲,一颗心倒是安定下来,这样被人……浅浅亲几口,根本无关痛痒,比起后穴劳损,要划算上千百万倍。
  只可惜世间男子,如自己一般当断则断,能屈能伸的伟男子,已经为数不多了。
  赵判官这样一想,脸上便由阴转晴,发现司徒将军鬓后落了一瓣飞花,还心情大好地伸出手去,想替他拈走花瓣。
  司徒靖明察觉赵杀一只手落在自己脑后,揪着自己几缕长发,眸色无端端暗了下来,再俯身时,浅浅一吻便化作强掳豪夺。
  赵杀吓了一大跳,揪着那人头发的手不由自主地多用了几分力气。他揪得用力,司徒靖明便亲得更狠,两人刚一分开便带起一线银丝。
  赵杀到最后连下巴都沾了些许唾沫,怕是觉得有伤风化,一双眼总算闭严了,打死也不肯睁开,一个劲地默念起什么能屈能伸、有舍有得来……
  只可惜,没等他稍稍定神,后庭就骤然一痛。

    
    第十七章

  那司徒靖明一边占尽嘴上的便宜,一边扶着热刃,借着满池温水,慢慢挤了进去。
  赵王爷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嘴唇被这人亲来亲去,后庭处胀痛难忍,尽管想低头望一望,腾出手来查探一番,人却被压得死死的,只能看见那人近在咫尺的眉眼。
  赵杀对着这样一双长睫低垂、俊美至极的眼睛,难免生出几分怜爱之心,然而下体处被眼前这人攻城掠地,越入越深,又令人心惊胆寒,万万怜爱不起来……
  待那肉刃捅至深处,赵杀眼中已被温水蒸出一层雾气,几乎要流下几滴辛酸泪。
  司徒靖明倒是不紧不慢,仅凭一只手按住赵杀,在最深处又往里一顶,那柄凶器这才算从头到尾地入了鞘。
  赵杀浑身发抖,仍强打精神,想要找这人说一说理,颤声问:“不是商量好了……只能……”
  司徒将军动了动腰,赵王爷后面半句便尽数化作含混不清的喘气声。
  那凶器尺寸惊人,稍一抽送就叫人浑身战栗,好在司徒靖明由浅而深,由慢而快,并非同上次一般一味蛮干,而是稍稍留了些余地。
  赵王爷苦着脸忍耐了片刻,也慢慢品出了一丝差别,心中一动,便想将曲膝环在司徒靖明腰上的那条腿收回。
  可他心念刚起,腿不过松了两分,司徒将军眸中便陡然闪过一丝怒意,仿佛赵杀做了什么负心薄幸的错事,粗硕肉刃连根拔出,又连根捅入,狠狠抽插了十余下,继而密如骤雨地抽送起来。
  他先前每捅一下,赵王爷即闷哼一声,脸上露出似痛非痛的古怪神情,等急急抽送之时,赵杀脸上那一丁点的痛意便散得干干净净,满脸通红、目光涣散地倚在池壁上,不断往水里滑。
  待池水与胸口齐平,赵判官已彻底忘记了人伦大妨,自己伸出手去,死死揽住了司徒靖明肩背。两人身上越来越烫,倒衬得热水微凉,若非赵杀被他颠个不停,一双手从司徒靖明背上滑到腰上,发现那人右手还牢牢抱着瓷枕,差点就沉溺欲海,威严尽失了。
  赵王爷摸着冰凉的瓷枕,人像是做了一场噩梦,吓出一身凉汗,白着脸劝道:“将军,不可……”
  然而他后庭穴肉已经被捅得知情识趣,用力箍紧了肉刃,稍一退出就万分不舍,竭力挽留。
  司徒将军平日里万般不近人情,如今倒是一副广纳忠言的模样,当真不再抽送。
  赵杀粗喘了两声,颇有些不适,脸上勉强挤出个笑来,断断续续地同他商量:“将军夜游症发作,迷失心智,才会携爱枕来见本王。这隐疾虽然难以启齿,只要按时服药……”
  司徒靖明闻言,满脸不悦之色,紧抿薄唇,肉刃专往赵杀甬道里最酸胀难耐之处来回厮磨。
  这样的零碎折磨,倒比用力抽送还要难熬几分,赵判官纵使能咬牙忍住呻吟,胸膛起伏却瞒不得人,多亏他心性坚定,才能伏在司徒靖明肩上,万分吃力地把话说完:“明日醒了,司徒将军若是想起此事,岂非徒增悔恨……不如悬崖勒马……”
  司徒靖明被他滚烫的吐息一撩,不光耳根有些微红,肉具也硬得青筋鼓起,两人急促的心跳声合在一处,司徒将军顿了一顿,才将肉刃慢慢退了出来,把爱枕小心翼翼地放到池边。
  赵杀骤然一看,还以为司徒靖明被他劝得浪子回头,脸上不由自主地笑了一笑,仿佛手握醒木运筹澡堂之中,露出昔日铁面无私、屡断奇案的勃勃英气来。
  谁料下一刻,司徒靖明便两只手箍着他的腰身,把赵王爷轻轻巧巧地抱了起来。
  赵杀怔了怔,忙谦让了一番:“将军不泡了?主随客便……将军先请吧。”
  话音未落,上身已被这命中煞星按倒在池边,背后硬邦邦隔着一物,却是先前那圆润瓷枕。
  如此姿势,倒让赵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头抵着露草,腰磕着池沿,下身还泡在水中,唯有胸膛因瓷枕作祟,不由自主地挺起了几分,只觉得一把老骨头隐隐作痛,皱着眉问:“司徒将军,你这是何意?”
  司徒靖明俯身下来,在他嘴上轻轻一碰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48页 当前第17
首页   上一页   ←   17/48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桃花入命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