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桃花入命_分节阅读_第18节
小说作者:眉如黛   内容大小:459.80 KB   下载:桃花入命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7   加入书签
,旋而双手使力,将赵杀两条腿都缠在自己腰间,粗硕肉刃毫不客气地重新入巷,一面挺送,一面腾出手来,颇有余力地狎弄起赵杀胸前两颗细小乳粒。
  赵杀吃惊过甚,惊喘了几声,才勉强摸清眼前形势,顿时气得脸色铁青。
  然而在他怒喝出声之前,赵王爷脑海中莫名闪过一个念头:眼前这人不辞辛劳带瓷枕过来,难道是嫌上回不尽兴不成?
  想到此处,赵判官双腿就有些发抖,竟是不敢轻易地扫这人的兴了。
  司徒靖明并不知道他这一番深谋远虑,称心如意地驰骋了千余下,看赵杀如砧上鱼肉,本本分分地随自己翻来覆去,嘴角不免有些微微翘起。
  赵判官心中老泪纵横,奈何身不由己,不该喘时阵阵急喘,不该抱时投怀送抱。
  等司徒靖明射出几股滚烫精水,赵杀早已泄身过几回。
  赵判官这番苦心劳形过后,头晕目眩了好一阵,正想坐起身,发现司徒将军那根肉刃又开始耀武扬威,分量十足地顶在穴口。
  赵杀硬着头皮,再奉陪了一回,孰料那人不到片刻,还想卷土重来,饶是赵王爷尽心尽力磨枪霍霍,也度不了金枪不倒这一劫。
  两人胡搅蛮缠之际,漆黑天幕已微微透出一抹亮色,远处几声鸟啼之声,惊得赵王爷后庭一紧,被司徒靖明掌掴了两下,才肯稍稍含松一些。
  想到长夜将尽,赵杀一下子乱了方寸,一面被人恣意抽送,一面脸色发青地同人商议:“将军,我府里都是忠仆,勤勉上进,万一他们早起撞见了,于将军英名有损……”
  司徒将军长睫低垂,摆出一副不甚挂心的模样,他这样浑不要脸,赵杀看了更是心中害怕,声音发颤道:“将军听我一言,此事,当真有损英名!”
  他话音落时,司徒靖明不知是无意有意,恰好抬起手来,在他发顶轻轻抚了两下。赵杀惊乱之中,难得有这一丝宽慰,声音总算低了下来,板着脸训道:“被、被人撞见不说,等到天亮了,将军清醒过来,彼此难堪……”
  他说到此处,人猛地醒悟过来,自己一时不慎,居然把真心话说了出来。
  按司徒靖明平日性情,要是梦醒时分,看到与厌恶之人搂作一团,只怕要发雷霆之怒,拂袖而去。
  前一刻缠绵无度,唇齿相接,下一刻翻脸不认,拔枪无情,未免叫人难堪。
  多亏他心如铁石,不曾为美色所迷,只是有些难堪,并不至于伤心……
  然而他这样一想,心中却冒起丝丝凉意,像极了伤心。
  司徒靖明看他心不在焉,神情骤然冷了几分,没等他使出折磨手段,赵王爷已经回过神来,凑在他耳边,再次同他好生商量起来:“将军快些吧,万一天亮,叫人看去——”
  两人胸膛相贴,炙热吐息喷在耳边,也不知赵杀说到哪一处关键,司徒靖明居然听了进去,眉头一蹙,果真不再按捺,狠狠挺送两下,将精水灌至深处。
  赵杀强打精神,撑坐起身,胡乱掬了凉水,先替司徒靖明洗过,自己再草草冲洗一遍。等他将皱巴巴的外袍披上,想到眼前这人衣衫透湿,不成体统,不由发起善心,把人扶到池边凉亭里坐好,沉声道:“在这里等我。”
  说罢,就抖着双腿,扶着老腰,匆匆走回房里,找出簇新的常服和御寒的斗篷来。当他捧着衣服正要出门,才发现赵静立在窗边,衣衫单薄,红着一双猫儿眼,怔怔地看着他。
  赵王爷脚下一顿,心跳似乎停了一瞬,定睛再看,发现自家弟弟果真是立在那里,屋中窗户半开,能遥遥望见花丛深处的澡池。
  遥想刘司事当年,美妾初纳了,雄姿英发,轩窗下手捧美酒,眺望美人出浴,真是何等的风流快活,偏偏苦煞了他……
  赵静素色衣襟前尽是自己咳出的点点血沫,他看着赵杀,张了张口,刚说了一句:“哥哥,你……”
  赵杀已经慌得连退几步,只说:“阿静,我去去便回!”
  说完,已顾不得腰酸腿疼之苦,急急将衣衫送到司徒靖明跟前,拿衣袖替他拭去发上水珠,又手把手地为那人换上新衣,系好斗篷。
  司徒靖明静静望着他,目光柔和,仿佛为人全然无害,秉性乖巧娴静。
  连赵杀看了,都有片刻恍惚,多亏想起赵静,才连忙执起他的手往院墙破洞处走去。
  他把人牵到洞外,正想撒手,司徒靖明就反手握了上去。
  赵杀任他牵了许久,心中有百般滋味,顾念着赵静,方尴尬笑道:“天要亮了,将军快回去吧。”
  司徒靖明只作不知,还是赵判官强行挣脱,退回墙洞后,两人才勉强分开。
  赵杀躲闪之际,看到自己手背上灼灼地开着一朵漆黑桃花,不知出了什么变故,那焦黑花朵生出许多枝杈,纹路布满手臂,盛放得张牙舞爪,一片喜意。
  赵王爷见了,心中莫名地怦怦乱跳,正想细看时,桃花印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手背一片白皙,只有三两处手指相扣时捏出的指痕。
  赵杀大着胆子,从藏身的断壁后朝外张望,看见朦胧晨色下,司徒将军果然已经醒了。

    
    第十八章

  赵王爷回府时,顺手把司徒将军落在池边的爱枕捡了回来。
  他家阿静仍在窗边立着,只是身躯病弱,有些站立不稳,扶在窗沿的那只手白皙消瘦,几乎能看清经络。
  赵杀把瓷枕随手一放,凑过去想扶他,赵静却拿手挡了一挡。
  赵杀想到他过去可怜可爱的模样,脸上威严肃杀,心中却软成了一滩水,硬把赵静揽住,额头压在自己肩头,低声道:“哥哥错了。”
  赵静脸上瞬间闪过一丝阴沉,仿佛极不愿意被这人碰到,极不愿意被这人抱住,然而下一刻,他又像是被蛊术魇住,眉间的郁色一点点散去,嘴唇无声翕张,反反复复默念起一句话:“世上只剩我跟哥哥相依为命,我们相依为命……”
  赵杀紧紧搂着自家弟弟,不住轻抚赵静发顶,自不知道赵静起了这番变故,还在声音嘶哑地劝道:“阿静,再睡一会儿吧,哥哥陪你。”
  他说罢,把人稍稍松开,低头打量了赵静许久,看到弟弟神色恍惚,细且锋利的眉峰被乱发掩住,当真是心疼至极,又把人抱住怀中宽抚。
  赵静乖乖伏在他怀里,片刻过后就累得睡了过去。
  赵判官在这一刹那,忽有百炼钢成绕指柔之感,只想把这人护在怀中,饶是天塌地陷,也一世世地护他周全。
  赵杀想到这里,越发小心翼翼地揽住赵静,一步步挪到床边,把人轻手轻脚地抱到榻上躺好,自己合衣躺在榻沿,唯恐惊醒了人。
  他本想多守片刻,可满身疲惫如潮水涌来,甫一合眼,就沉沉入睡。
  许是思虑过重,赵判官这一睡,竟是做了一个极其古怪的梦。
  他梦见自己身着判官红袍,往小院四角千辛万苦地植了四株桃树。
  他剔肉去喂,割血去灌,桃花总算争相怒放,红的灼灼,黑的婷婷,黄的袅袅,白的霏霏……
  然而想收敛心神赏花时,摸摸黄的这株,这株便被冲天黑气染得乌黑,摸摸白的那株,那株也花色漆黑。
  再一眨眼,红的也在他身旁枯死,黑的也不见踪迹,只在院角留下一个偌大的坑洞。
  赵判官便在这梦里微微而笑,心中颇有几分果然如此的念头。
  果然如此,本官负心薄幸,又是孤家寡人了。
  好在梦终究是梦。
  赵判官尽管梦见自己大彻大悟,人却浑身大汗地吓醒过来。
  他双眼一睁,眼睛先不由自主地淌了两行泪,然后才看清房中一景一物。
  可他虽然是看清了,人还像目不能见一般,脑袋里嗡嗡作响,坐着发了许久的呆。
  等赵杀彻底平复过来,四下一扫,身旁床褥掀起,已经空无一人。
  赵杀想到梦里种种,一下子慌了神,不顾头疼欲裂,仓皇下地,绕过屏风,定睛再一看,这才发现赵静并未走远,仍旧站在窗边,手里捧着司徒靖明那个瓷枕,犹犹豫豫,似乎是打算砸。
  赵杀看得心中惶惶,喊了他一句:“阿静?”
  赵静转过头来,眼眶通红,手一扬,当真将瓷枕砸在地上。
  眼看着赵静赤足站在一堆碎瓷当中,赵杀一颗心几乎从胸膛里蹦了出来,脸色煞白地喝道:“阿静,你别动,哥哥来……”说着,急急弯下身,一片片去捡地上的碎瓷。
  赵静站得摇摇晃晃,心绪起伏中,眼中泪水氤氲,连嘴角也溢出一丝血迹。
  赵判官惊慌中瞥见他这般凄惨的模样,唯恐他踩到瓷片,更是不顾三七二十一,拿双手胡乱拢起碎瓷,为他清出脚下一片净土来。
  赵静定定看着赵杀,看得久了,眼睛甫一眨,便流下两道清泪。
  赵杀不知为何,心疼得厉害,喃喃劝道:“阿静,别哭,哥哥在呢。”
  赵静睫羽上泪珠点点,几不可闻道:“这世上,只剩我跟哥哥两个人相依为命……我该多让让他,待他好一些……”
  赵判官仅听见几个字,不禁反问了一句:“什么?”
  赵静看着他,嘴里发出含糊的哽咽声:“不对。”
  他一瞬不瞬地望着赵杀,脸上虽然挂着泪,锋利纤细的眉却微微扬起:“我跟哥哥两个人,就我们两个人……不好吗?”
  赵杀听弟弟这样一问,维持着蹲踞的姿势,仰着头,细细看了他好一阵,眼眶亦是微微泛红,声音嘶哑道:“阿静,哥哥会好好照顾你。”
  赵静后退了半步,眉宇间隐隐泛起一丝戾气,噙着眼泪追问:“只是照顾?那哥哥想和谁相依为命?”
  赵判官在人间处处留情,被他问得羞恼,拂袖而起,拿来竹帚簸箕去扫碎瓷。
  赵静原以为赵杀那般着急,是担心自己被瓷片伤了脚,此时此刻静下心来一想,更像是舍不得司徒靖明的瓷枕,碎了也要仔细收拢。他只差一点,就把别人的深情厚谊,错想成对自己的些许不忍。
  一旦想通这点,赵静眉间戾气更深,可他不能说。
  昨夜再如何惊怒,此刻再如何怨恨,亦不能说。
  脑袋中原本浑浑噩噩,一片迷雾,哪怕伤心苦闷,落下几滴泪,下一刻就全数遗忘,以一副天真痴傻的心性,恋慕那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哥哥。
  幸好昨夜气到极处,人突然多了一线清明,开始明辨自己身上的诸多怪事。
  自幼时父母亡故起,只要他心中稍有恨意,人便阵阵头疼,喉中腥甜,有无数妖言鬼语在脑海中劝他向善;一旦面露不忿,立即病得步履蹒跚。这等怪症,何其荒诞?
  算命的说他命中带煞,生来克父母兄弟。子不语怪力乱神,王府上下却深信不疑,从此目无少主,又是何其可笑?
  至于自己,被怪症蒙蔽双眼,抹去喜怒,痴痴傻傻活了这么多年……更是可笑至极。
  赵判官哪里猜得到他弟弟的心思,每一挥帚,被碎瓷划破的手指就齐齐作痛,为了在赵静面前保住几分做哥哥的颜面,再立一座威严不失和蔼的孝悌牌坊,最后还亲力亲为地拎着簸箕跨过门槛,走了老远的路,把碎瓷倒得干干净净。
  赵静自他出门,一个人站在屋里,胸膛剧烈起伏起着,脑海深处尽是厉声尖啸,时而为情语叨叨,时而为恨语嘈嘈,时而劝他回头,时而笑他偷生。
  然而哪一句,才是他自己真正的念头呢?若是诉诸于口,或许能多少明白一些?
  赵静这样想着,千挑万选,终于从万千个念头中挑出几句,把声音压得极低:“不要碰我,真脏……”顿了顿,又讥笑道,“你算什么哥哥?”
  狠话出口,赵静神情古怪,心口一阵绞痛,如同不忍,如同大仇得报、万分解恨。
  赵静静静站了一会儿,等着自己出言无状的惩戒。
  果然,不过片刻,人就断断续续地咳了六七声,鲜血从指缝中溢出,只得用袖口掩住嘴角,数息过后再挪开,整片袖摆都染作殷红。
  身患这等恶疾,若是和过去一样,不问、不疑、不想、不说,或许能少咳几声,多活几年。
  可他七尺残躯,又无人同他更相为命,为何要惜命呢?
  赵杀急匆匆赶回来时,赵静已换了一身素色里衣,蜷在榻边睡下了。
  赵判官看见他弱不禁风的模样,心中百般怜爱,轻轻摸了摸赵静的发顶,挨着他坐下,然而下一刻,人就铁青着脸,捂着臀部站了起来。
  琐事稍稍忙完,昨夜操劳之苦就卷土重来。
  赵杀咬紧牙关,在屋里颤巍巍地散了几圈步,忽然察觉出一丝异样,屋中血腥气极浓,丝丝死气挥之不去,吓得赵杀有一刹那,还以为自己已经魂归地府,负着千钧债,孤身一人,一事无成。
  多亏举目四顾时,发现此处并非他坐镇的孽镜台,而四位债主之中,阿情爱他,阿静敬他,怎能算一事无成呢?
  赵判官这样一想,便吐出一口浊气,脸色大为好转。
  他定下心来,循着血腥在屋里细细翻找了一遍,一路寻到铜炭盆前。因赵静体虚的缘故,即便是大热天,屋里也常备着炭盆火炉取暖。
  赵杀在盆前皱了皱眉,把雕花罩子掀开,拿火钳子拨了两拨,从通红炭火中拨出一块被鲜血浸透的破布。
  赵判官木愣愣发了许久的呆,然后才慢慢醒悟过来,原来阿静的咳血之症到了这个地步,延请名医一事委实势在必行。
  赵杀自还阳以来,只记得一位大夫的名讳,如今遇上大事,头一个念头,仍是去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48页 当前第18
目录   上一页   ←   18/48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桃花入命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