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桃花入命_分节阅读_第2节
小说作者:眉如黛   内容大小:459.80 KB   下载:桃花入命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7   加入书签
勤快,做事用心,脏活累活都抢着干,迟早能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阮情浑身发抖,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费了许多力气,才掩住脸上那一抹阴毒之色,柔柔地笑道:“赵王爷说的是!今日恰是良辰美景,王爷不如来我房中,试一试阮情干活的本事吧。”
  赵杀见他这般热络上进,也不好满口回绝。
  阮情只当他答应下来,软软偎依过去,浑身重量都压在赵杀肩头,另一只手不时抬起来,朝前一点,给赵杀指路。
  赵杀被他这样一靠,额头热汗点点,肩膀被压得发麻,脚下一步软似一步。他只要稍稍侧过头去,就能看见阮情那张脸,睫毛扑扇,眸光似醉,红唇微张,气息如兰,虽不是大好男儿应有的长相,胜在艳丽无俦,要是再年长几岁,还不知道是何等的荡人心魄。
  赵杀忍不住夸道:“不少人自恃美貌,自以为高人一等,我最看不惯这种人!嗯,还是你勤勉好学。”
  阮情微微发颤,甜甜唤道:“王爷!”
  赵杀俊脸泛红,含糊应了一声,被他哄得昏了头,只想好心提点他几句:“我判过许多人的案子,长得再好看,在我这里犯了规矩,一样到油锅里炸,钉板上滚。我劝你一句,不要落到他们那般境地。”
  阮情吓得手脚冰凉,没想到他这般罔顾人命,含着泪道:“阮情谨遵王爷教诲。”
  赵杀硬撑着走出十来步,听到阮情这样百依百顺的,心里不由自主生出几分好感,拿肺腑话劝他:“嗯,你……相貌终究不长久,不如品性温良,有一两样拿手的本事。”
  阮情这一句倒是听了进去,寻香楼里有几位小倌,虽然上了岁数,因为脾气温柔,本领娴熟,也有熟客指名。两人一问一答,自以为把对方为人摸得清清楚楚,谁知句句都答非所问。
  当花间小路走到尽头,阮情手上突然用了些力气,拉着赵杀往前迈步:“赵王爷,前面就是了。”
  赵杀握着他绵软小手,心中大失方寸,等被阮情一路拽进小院,才发觉少年手上力气极大,自己被带得一路趔趄。
  跨进门槛,赵杀心里又是一惊,好好一间院落,里面却装潢恶俗,恨不得拿金砖砌墙,红绡铺路。阮情硬拉着赵杀坐在一张红缎捻金大床上,自己去端了酒具,斟了一杯琥珀色的酒,递到赵杀唇边,柔柔劝道:“从今天起,阮情就是王爷的人了。”
  赵杀推辞了几句,为了令他安心,还特意温声道:“我自会好好教导你。”
  阮情脸上又露出一分悲戚之色,自己含了酒液,双手搂住赵杀脖子,噘了红唇,就想渡过去。
  赵杀这一惊非同小可,以为是自己坐井观天,不知人界风俗变幻,断断续续地说:“也不用……这般客气,我喝就是!”说着,急急拿过酒杯,两下斟满,一口饮尽。
  赵杀怕阮情心里不痛快,连干三杯,才皱眉道:“你有什么本事,想叫我试一试的?”
  他说到这里,忽然觉得一阵头晕眼花,浑身绵软无力,还未明白过来,就看见阮情低着头,把嘴里残留的酒液吐在巾帕上。
  没等赵杀再问几句,怀中美人就站起身来,从柜中取出一捆拇指粗的红绳,将赵杀牢牢捆在床上,眼中噙着泪说:“我知道迟早逃不过这一劫,王爷来得越晚,心里花花肠子越多,我受的罪越重……”
  赵杀还云里雾里:“你这是什么意思?”
  阮情冷笑道:“迎春楼和寻香楼就隔了一条街,赵王爷有的是能耐,能把迎春楼一位红牌用皮鞭活活打死,真以为能瞒过天下人吗?”
  赵杀被酒里的药弄得昏昏沉沉,好不容易才想起刘司事复仇的事,低声说:“那是……那女人,命当如此。”
  他本来想说,那是她这一世确实只能活这么多岁数,又遇到刘司事去讨情债,无奈药性上头,多少有些口拙。
  阮情恨道:“王爷权势滔天,阮情躲不过,只是怕赵王爷下手太狠,想自己来罢了。”
  他在寻香楼里,一向是被当作摇钱树在栽培,可惜才教了一肚子风月,还没开始细细调教床上功夫,就被王爷包了下来。许多荤话,阮情自己也是一知半解。听说自己扩张捅穴,既不容易受伤,又能哄得金主开心,不由壮着胆子打算一试。
  他把两个人都剥了个精光,拿油膏在赵杀穴口草草抹了几下,然后扶着分身往赵杀后穴捅去。这一下,两人都痛得发抖,阮情忍不住颤声道:“听说第一次有些痛,果然是真的……”
  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赵杀,又想了想老鸨收的银子,一咬牙,硬着头皮把分身尽根捅了进去,见赵杀气得面色铁青,忍不住含着泪问:“你得了小爷的头筹,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赵杀只觉得天昏地暗,后庭火辣辣的,不用摸也知道裂了,他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你──!”
  阮情额头上全是细密汗珠,长发披在背上,发尾蜷曲,如乌云团簇,衬得一张脸只有巴掌大小。他本想拼命抽送几下,让赵杀尽早快活起来,可那甬道把他箍得紧紧的,又干又涩,动起来像要人的命。
  他压着赵杀硬来了两下,分身都痛得半软,慢慢被勒紧的穴肉挤了出来。阮情泪眼朦胧地低头一看,见腿间的宝贝皮都蹭红了,低低泣诉道:“难怪许大夫说,如果不好好扩张,吃苦的是我自己。”
  赵杀浑身肌肉绷得紧紧的,虽不知道那许大夫是何方神圣,却知道此身已是虎落平阳,再如何震怒,也只得强压火气,沉声喝道:“你先把我放开,一切既往不咎!”
  赵判官明明这样宽宏大量,阮情听在心里,反而咯噔一下,泪眼圆睁,颤声问:“你不要我伺候了?”
  但凡有小倌初次接客,阮情在屋外听墙角,哪个客人不是大赞对方器美活好,天亮才依依不舍地出门,这赵王爷竟然如此折辱他?阮情想到这里,脸上忽红忽白,咬着牙扑到赵杀身上,手里又从香膏盒里抹了一大团脂膏,拿两根手指捅进赵杀后庭,在里面使劲搅动起来。
  那油膏都是上等货色,很快便彻底化开,随着阮情手指抽动,发出汩汩的水声。赵杀呼吸急促,双眼中几乎要迸出火花,阴恻恻地问:“你不要命了?我要把你打入十八层……”
  阮情趁着怒气,手指时不时撑开勾起,不知道揉到了哪一处,赵杀突然闭紧了眼睛,大口大口地喘起粗气。
  阮情忙着将甬道捅开,一时未察,只觉得鲜红充血的穴口忽然松开了一条肉缝,过了片刻,又紧紧收拢皱褶,挤出几股水状的油膏来。
  阮情迟疑着多捅了两下,发现手指深入时,甬道就会微微松开,把指头深深含入,一旦抽出,穴肉又会死命箍紧,裹着不放。
  阮情一时间面红耳赤,忍不住重新扶了分身,对准赵杀后庭。
  赵判官右眼直跳,使劲扭过头一看,发现阮情分身生得天赋异禀,黑漆漆沉甸甸地被他握在手中,脸色更是难看。
  阮情见了,眼角不由淌下一行清泪。
  寻香楼中,都是十几个小倌睡通铺,红牌才用得起单间。他见过不少同伴的器物,都是生得像白玉一般,轻轻巧巧,偏偏自己的东西长得古怪,平常因为羞愧,连在人前宽衣都不敢。
  赵杀那一眼,恰好戳中了阮情的痛处,那张艳丽小脸上更是泪水涟涟。贵为王爷又如何?他可以践踏自己的尊严,却不能辱没自己的肉体!
  阮情想到这里,凄凉哭喊道:“我今日就让你知道它的好处!”说着,咬着牙,用力一挺身,把粗长分身尽数送了进去。
  赵杀被顶得肩膀一抖,闷哼了一声,双手奋力一挣,被红绳勒出两圈淤痕。阮情伏在他背上,舒服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想不到世上竟有这般快活的事,滚烫的穴肉殷勤地把他分身牢牢裹住,随着赵杀一呼一吸,忽松忽紧地继续往深处吞着。
  阮情软软叹息了一声,试探着动了几下,更是快活得蜷起脚趾,气喘吁吁地说:“我们老鸨说了,只有极有天赋的人,才会第一次就觉得舒服。我、我一定是天生的红牌……”
  他说到这里,眼睛里又有些怨愤,狠狠抽插了几下,哀声道:“叫你嫌弃!”
  赵杀额角青筋毕露,偏偏后面被捅得又胀又麻,好不容易才忍住声音。
  忍了许久,阮情还压在他背上直叫:“王爷好棒,好棒啊,再来,再来呀!”
  由于此事太过荒诞,赵杀反倒不知要如何应对,过了半天,才嘶声问道:“你说你叫……阮琴?是哪两字?”
  阮情揽紧了他,娇声道:“是情爱的情!”一边答,一边娇滴滴地直喊,“王爷,阮情还要!”
  赵杀想到徐判官所说,自己欠的四个人,名字里都带个“青”字,一下子恍然大悟。难怪阮情这般猖狂,原来是上门讨债的。
  自己在阳间还债的几位同僚,割肉剔骨的有之,泪尽而亡的有之,还有的干脆扑上前去,替人挡九天雷劫,他不过是被捅一捅屁股,算不得最惨。
  只可惜来龙去脉易懂,滔滔怒气难消。
  阮情哪里知道赵杀一声不吭的是在生闷气,只觉王爷周身绷得紧紧的,身下肉穴愈发销魂。
  他一心挂着寻香楼的悉心教诲,咬着银牙,想在自己出精之前,把金主送上极乐巅峰。
  等两人足足做了半个时辰,阮情嗯嗯啊啊叫个没完,赵杀大腿直抖,怒瞪着眼睛,颤巍巍抛下一句:“凡事要适可而止……”
  阮情舒服得魂儿都飘在半空,听到赵杀数落,三魂七魄又啪嗒一声摔在地上,气得板起脸来:“老鸨说了,要留下体力,既把客人伺候舒服了,自己又不能轻易泄身!你懂什么!”
  阮情正是色胆包天的时候,想到自己一个内行,被外行指指点点,心头又羞又恼,忍不住朝赵杀后臀啪啪啪连打几下。
  赵杀几乎被他气死在床上,等一口气缓过来,想想眼下形势,咬着后槽牙说:“我已经,很舒服了。”
  阮情正要到鸣金收兵的时候,听到赵杀这么一说,人反而愣住了,刚回过神来,一股酥麻热流就从脚尖烫到脑袋,心里痒痒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停下抽送,眼睛水汪汪的,两只手软绵绵地四处游走,捏一捏王爷的屁股,摸一摸王爷汗湿的脊背。
  赵杀生得英挺,结实身躯上薄薄覆着一层肌肉,此时大汗淋漓,那一身皮肉就像豹子皮一样,泛着一层油光。阮情才摸了几下,一双手就像被吸住了一般,不由自主地开始又捏又拧,又掐又揉。
  赵杀没想到他这般歹毒,一时间背上难受,下面被捅着不动也难受,只好一个劲地想象自己过去把阮情这般又那般了,才欠下如此重的情债。
  阮情十根手指捏酸了都忙不过来,急色之际,开始拿嘴亲,用牙咬,发现赵杀双眼通红,扭着头在看他,心里骤然漏跳了一拍。
  他记得王爷生得脑满肠肥,为何变得这般仪表堂堂?
  阮情看得浑身发热,也管不了许多了,捧着赵杀的脸,噘着嘴唇,胡乱亲了过去,一面啃,一面还撒着娇:“王爷说要买阮情下面的第一次,和上面的第一次,如今银货两讫,都给了你了。”
  赵杀再如何不解风情,也知道两个“第一次”都和阮情的说法相去甚远。他被阮情像小孩吃糖一样亲个没完,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脖子又酸又痛,气得火冒三丈。
  阮情亲了半天,满脸通红,好不容易才餍足了,捏着赵杀两瓣臀肉,再次开始深深抽送,胯部与赵杀手感绝佳的臀肉相撞,真是神仙也不换的极乐。
  他把手中臀肉用力向两边掰开,分身先上上下下地搅动个几十回,再一口气捅到最深处。直到赵杀断断续续地射出几股精水,阮情又努力抽插了百来下,这才射出几股白色飞沫,拔出来后,还贴在赵杀屁股上又射了两股。
  阮情柔若无骨地趴在赵杀背上,眼睛雾气蒙蒙的,娇声说:“王爷好厉害,阮情要死了,好快活。”
  赵杀也想等到松绑后再发作,但闻着阮情身上的香气,实在忍不住了,嘶声骂道:“你做了这等事,还说这种话!”
  阮情睁大了眼睛,忍不住又和他争执起来:“大家都是这样说的!”
  赵杀急道:“别人收了银子,才不会做你这种混账事!”
  阮情不由呆住了,怯怯地问:“别人是怎么做的,我学还不成吗?”
  赵杀正要脱口而出,扭过头,看到阮情那副嫩生生的模样,不由问了句:“你多大了?”
  阮情正要说自己十七,再过几日就满十八了,看见赵杀神情凶神恶煞,以为他嫌弃自己年纪大,慌忙道:“十六──”
  赵杀吃了一惊,又问了一次:“多大了?”
  阮情以为他连十六岁都嫌老,狠狠用眼睛剐了一眼这老不休的,委委屈屈地改了口:“我今年十五岁……”
  赵杀想不到他这般年幼,心头火气消了大半,至于对这样的少年人出手,更是万万做不到,想了半天,正直心性还是占了上风,人长叹了一句:“你从小待在那种龌龊地方,也怪不得……”
  说着,又低声许诺道:“唉,我以后会好好教导你的。”
  阮情虽然不知道赵王爷是什么意思,但看他面色如常,以为是被自己伺候舒服了,于是几下就把赵杀身上的绳子解开了,殷殷等着领赏。
  赵杀扶着腰坐起来,只当被狗……被小狗咬了一口,胡乱擦了擦,穿上衣服,正准备要走,阮情哪里还坐得住,眼巴巴地拿手拽着赵杀的衣袖说: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48页 当前第2
首页   上一页   ←   2/48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桃花入命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