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桃花入命_分节阅读_第33节
小说作者:眉如黛   内容大小:459.80 KB   下载:桃花入命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7   加入书签
借故纠缠,人站起身,把案上家什一样样塞回背囊药篓,再将桌案矮凳折起,提在手中。
  赵杀怔怔看着许青涵撤了药摊,朝另一头走去,人忽然道:“青涵……”
  许大夫站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回过头来,双眉如翠,双眸如水,这样温柔雅致的好相貌,对着他时,却不见一丝波澜。
  赵杀喉咙干涩,认认真真叮嘱了他一句:“青涵,往前走吧,别回头。”
  许青涵眉梢紧蹙,看了他片刻,才转过身,径自往前方走去,推开窄巷深处虚掩的一道木门,抄小路进了里巷。
  赵判官听脚步声越来越近,到底不大放心,犹豫着跟上去,关上里巷那重木门,拾起地上生锈铁链,在门把上绕了几圈,死死缠紧,最后咔嚓一声扣上了锁头。
  一会儿此处刀剑无眼,不要吓到青涵……
  赵杀这样想着,回过头来,巡查的私卫正好走到巷口,几名王府护院窥见他容貌,霎时间刀剑出鞘,以哨声传信,四面八方的私卫都往此处赶来。
  等人数聚齐,在巷口摆开阵势,赵判官万万想不到府中这帮惫懒闲人,短短时间,就能在赵静手里脱胎换骨,惊愕之余,心中还抱有一丝侥幸,举起手来,高声道:“我跟你们回去!”
  可面前众人听了这话,更是严阵以待。
  赵杀不由往前走了半步:“我跟你们……”
  话未说完,在他迈步之时,已经有莽撞私兵吓得扣了弩机,弩上那支半尺长的小箭,擦着赵杀臂膀掠过。
  赵判官低头看了看手臂,新换的衣衫裂开,露出颇深的一道伤口,伤处血流如注。
  赵判官拿手捂了一捂,费力想了半天,才问:“阿静、阿静他是不是说……不要活的?”
  对面竟是又射了两箭,仿佛太过忌惮他,手中箭弩接连几次都失了准头,一箭落空,一箭钉在赵判官大腿之上。
  赵杀自是站立不稳,沾了满手的血,两膝软倒在地,心口大恸之下,人竟无端端有了诗兴,自一片茫然中,随手拈来一句妙句:生如石蒜之绚烂,死如纸钱之静美……
  这样也好。
  赵判官想着,默默垂下头,打算安心等死的时候,发现手背上多了一朵白色桃花印。
  赵杀本以为自己老眼昏花,偏偏身后铁链直响,而后又像是被人猛地踹了一脚。
  有人在巨响过后,快步走了过来,挡在他面前。
  赵判官昔日养尊处优,在孽镜台下坐堂断案批命,除了叉腰肌劳损,从未吃过什么大苦。
  谁知在人间转了几转,阿静待他好时,他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如今痛得仰面倒地,血流披面,反倒浑身通畅,生出本该如此之感。
  要是身上不痛,心中无悔,哪里称得上还债呢?
  唯一可惜之事,却是他在红尘里勾留了这么久,欠其他债主的债,不是还不上,就是不肯收,相较而言还是阿静要的简单。他有五枚换骨托生丸,他又不畏死。
  只是许大夫为何会回来呢?
  赵判官强睁双眼,抬头看了片刻,老眼昏花之下,只能由蒙蒙雾气中看见一道翩翩白影。随着拳来剑往,破空之声不绝,不知为何,赵杀心里居然泛起丝丝甜意。
  然而他欢喜了片刻,心中就惧怕起来,想抬起手,擦净脸上身上的道道血痕。
  许青涵以空手对白刃,击退了一批,就快步走来把赵杀负在背上。
  他察觉到赵判官时不时双肩微颤,手臂晃动,以为那人痛得发抖,于是咬着牙,把步子又加快了一些,急急在阡陌小路中穿行,好不容易撇下追兵,躲进一间僻静院落,锁上院门,将赵杀轻轻放到榻上,许青涵才看见赵判官一直想抬起手来,擦去面上血污。
  他脸色骤然一变,气道:“你做什么?”
  赵判官被他喝得老实起来,迟迟不敢应声。
  许青涵强忍怒意,把声音放缓了几分:“为什么把门锁上?”
  赵杀迟疑了好一会儿,总算把真心话吐了出来:“你过去……说会伤心。我怕你见了伤心。”
  过去许大夫常说,看他受伤出血会伤心,恨他不肯为自己考量。可他如今又受了一点小伤,流了些许热血。
  赵杀眼前仍是一片模糊,听四下无声,依稀猜到自己失言,稍一忖度,便声音嘶哑,急急补救道:“青涵,对不住。我一时忘了,你如今……早就看开了。”
  可他这样说完,屋中仍是一片寂静,有一滴冰冷的水,从半空落在他颈项之上,同热血融在一处。
  赵判官吓了一大跳,低声唤道:“青涵?”
  幸好许青涵语气如常,淡淡道:“赵公子伤得不轻,我替你熬一碗麻沸散,睡醒就好了。”
  赵杀安心应了,等许青涵端来汤药,入口时冷热恰好,而后就迷迷糊糊起来,依稀是有人剪开他破碎衣裤,在火上燎过小刀,抖着手将断箭剜出,抖着手拿羊肠线为他缝合伤处,抖着手洒下许多药粉。
  那碗麻沸散分量极重,赵判官非但不痛,还因自己的幻视癔症笑出声来,许大夫医术如神,那双手向来镇定得很,哪里会发抖呢?

    
    第三十三章

  他一觉睡醒,人已经换上了干净衣衫,大大小小的伤处都止了血。
  许大夫冷着脸坐在床前,双手拢着火折子在他眼前一晃,见赵杀视物无恙,这才把火吹熄,缓缓站起身来。
  赵判官木愣愣看着他收拾,只盼着眼前光阴去得再慢一些。
  许青涵偶然转过身来,与他痴痴目光相接,不免皱了眉,低声问:“你冒名顶替,所以他们要杀你?”
  见赵杀并未作声,许大夫眉头又皱紧了两分,低声道:“你如今住哪里?身上可有银两?”
  赵杀只得摇了摇头。
  许青涵便道:“我还要去义诊施药,每日里风吹日晒,自顾不暇,管不了你。一会儿套了车,我带你去司徒将军府上,求他收留你一段时日,痊愈了再谋生路。”
  此话大出赵判官意料之外,人立时脸色铁青,粗声粗气道:“不用他管,我自己能成!”
  许大夫并不同他多说,自去街上张罗,一数袖中银钱,只够雇一辆骡车,便将所有铜板倒出,倾尽家财,挑了一辆最干净的骡车驾回来。
  他把叨叨不休的赵杀背进车厢,正要把车帘放下,心中不知为何有些放心不下,想了许久,还是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捏碎蜡封,把瓶中仅有的一粒蜜色药丸倒出,喂进赵杀口中。
  赵判官被他捏着喉咙,不得已咽了下去,愤愤问道:“这是何物?”
  许青涵径自背过身去,一道深色车帘落下,隔开两处。
  许大夫这一路谨小慎微,竭力避开私兵,将骡车稳妥地停在将军府正门,叩门之后,把细细写着来龙去脉的拜帖双手递给门童。
  他毕竟在将军府里住过许久,两名门童并不与他生分,只说司徒将军还在议事,不好叨扰,又搬来一张交椅,请他坐下稍候。
  许青涵稍稍一想,便弯腰进了车厢,扶着赵杀下车,把交椅让给了他。
  赵杀一看见将军府这几个大字,就气得老脸通红,硬不肯坐,许大夫见了,冷冷道:“难道叫我餐风饮露,四处奔波,一路背着你行医?”
  赵杀想到自己身上伤处,微微一怔。
  许青涵看得真切,以为他心中犹豫,便冷笑道:“可赵公子是我什么人?”
  赵判官偷偷望了一眼自己手背,手背上已经没有白色桃花印了,但这人救过他许多回,为他落过许多次泪,手背上没有印记的时候,他也常常念念不忘,即便没有回响。
  也不知过了多久,赵杀才慢慢挤出一个笑来:“我不知道,自己是你什么人。但你在我心里……”
  他对着一张冷脸,说了这般唐突的话,难免眼中酸涩,颇感难堪,许青涵不禁一愣,未等赵杀说完,便一拂袖袍,走到一旁跟门童叮嘱,而后快步上了骡车,抽身离去。
  赵杀便一个人坐在门前交椅上等着,门童捧着拜帖进去几次,司徒靖军仍在议事。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他听见不远处有马嘶声,回头一看,见赵静骑着马,领着人,停在五丈开外,笑盈盈地看着他。
  赵判官看到那温柔笑意,耳畔嗡嗡作响,冷汗自额角滑下。
  两名门童见他怕得面无人色,面面相觑,想起许青涵殷殷重托,掂量了片刻,才上前几步,护在赵杀身前:“赵王爷,我家将军还在议事……”
  好在赵静和善得很,轻声道:“也是,我带来的这些武夫佩刀佩剑,围在将军府门前,实在不成体统。我让他们退远一些,我一个人下马,同赵先生说几句话就好。”
  小童听了这话,松了一大口气,满面堆笑地点点头,手牵手退到一旁玩耍。
  赵静果真拍拍手,叫身后护院尽数后退,独自从马背翻身跃下。
  赵判官听了这番交谈,吓得牙关咯吱作响,目光四处游移,偶然落在赵静身上,便是满面愕然,忙细细多看了两眼。
  他家阿静衣衫单薄,随意披着一件霜白色的狐皮大氅,脚上竟未着履,足心原本就有几道血口,一旦踏在寒意彻骨的地砖上,缓缓行走,就留下道道骇人血痕。
  赵判官看了片刻,一双眼睛又开始酸胀难忍,小声唤了一句:“阿静……”
  赵静仿佛无知无觉一般,稳稳朝前走去,他见赵杀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嘴角笑意更深:“哥哥真叫我好找。”
  赵判官听见他热络语气,一时牙关震颤,吐字艰难,半天才问:“阿静、你……你的衣服?”
  赵静和颜悦色地回道:“我一直在找哥哥,昨日刚小憩片刻,听见有哥哥的消息,未来得及正冠着履就出了门。走了许多冤枉路,总算是找到了。”
  赵杀听得心中极为难过,用力眨了一眨眼,便有泪水狼狈落下,濡湿了下摆一角,眼前这才拨云见日,露出雾气蒙蒙后的景致。
  不过片刻工夫,赵静已经站在了他面前,右手以指为梳,拢了拢满头乱发,几缕银丝堆在颊边,衬得一张脸愈发秀致无辜,只是眼眶下泛着青黑,似乎有许多日不曾合眼了。
  赵杀不知为何怕得厉害,手脚冰凉,企图往后挪上一挪,稍稍一退,就撞在了交椅椅背上。
  赵静微微笑着,看着赵杀颈上露出的点点红痕,弯下腰来,低声问了一句:“对了,阿静方才忘记问了,哥哥为什么要骗我呢?”
  赵判官人挣扎得更加厉害,不住向往后退去,动得交椅咯吱作响,就在此时,他腹部忽然察觉到一丝彻骨冰凉。
  赵静也不知从何时开始,腮边挂着数点冰冷泪滴,嘴角却是轻柔浅笑,轻声又问:“哥哥不是很怕我么?那为何……还要骗我?”
  他这样问着,人又伏低了几分,死死抱紧了赵杀。
  赵判官只觉那寒意越刺越深,腹中冻如寒冰,过了片刻,才察觉到痛楚,人一点点低下头去,就看见赵静手中握着一把薄如蝉翼的短刀,深深没入自己腹中。
  赵静看见赵杀脸上苍白如纸,温柔哄道:“不过也没什么,哥哥骗就骗吧,只要下一回哥哥肯听话……骗我也无妨。”
  “到了下一回,阿静有不对的地方,只要哥哥告诉我,我都会改的。等哥哥活过来,还是早一些来寻我,可好?”
  赵判官痛得嘴唇发白,看着腹上伤处,说不出一句话来。
  赵静等了他一会儿,忽然恍然大悟,欣然道:“哥哥不说话,是不是不准备来找阿静了?也对,哥哥现在生我的气了。”
  赵杀嘴唇微微翕张,但他经此巨变,久久震惊失神,到底没有像往常一样,绞尽脑汁,好安慰赵静几句。
  赵静并不动怒,人附在赵杀耳边,把声音放得极轻,含笑叮嘱道:“那哥哥可要跑快一些,不要被阿静抓到了。”
  他说着,用一只手随手扯开大氅系绳,在狐皮大氅逶迤坠地之前,抄在手里,替赵判官披上,扯了扯大氅一角,挡住腹部狰狞血口。
  赵杀在神志恍惚之际,骤然听见这句,不免想起许多时日之前,那病弱少年曾伏在他怀中,满身血污,在最后一刻,想通了什么征兆,于是用仅剩的温柔劝他——哥哥,如果我变得不太讲理,你就跑吧。
  赵判官眼中又落了一滴老泪,在一命尽时,人还是放心不下,嘴唇动了一动:“阿静……你要、穿好靴子,地上冷。”
  他还想再多说两句,但终究没了说话的力气。

    
    第三十四章

  赵判官再回过神来,又成了阴间之鬼。
  他立在演武场上,四处望望,瞧见将军府的匾额,人已经见怪不怪,一路循着阴凉树荫往正堂飘去。
  那司徒将军果然还在房中议事,赵杀浮在空中,因心力交瘁之故,上下晃荡了须臾,便自己落在门外的一张圆凳上,正襟危坐,怔怔等着人出来。
  不知虚度了几个时辰,总算盼到议事间隙,管事手捧门童送来的拜帖,急急送入屋中,不到片刻,司徒靖明就冷着脸随管事的走出来,一边翻着许青涵的拜帖,一边问:“他人在哪里?”
  赵判官听见两人在提起自己,慌得抖抖衣衫,负手而立,目眺前方,祭起浩荡官威。
  司徒靖明走得极快,将将要与他擦肩而过时,足下一顿,回过头来,恰好与赵判官目光相接。
  两人愕然对望了好一会儿,司徒将军才想起一事,急急伸手入袖,摸了几回,仍未寻到青铜面甲,脸色更是阴沉如水,冷冷讥道:“赵先生为人倒是有趣,末将还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48页 当前第33
目录   上一页   ←   33/48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桃花入命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