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重生之国民男神_分节阅读_第230节
小说作者:水千澈   内容大小:5884.45 KB   下载:重生之国民男神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3 05:19:16   加入书签
凰面对他的时候太大胆,看起来胆大无畏,实际上一直在耍滑头,他却一再的容许才会养成对方这种什么都敢说的个性。
  司凰闻言,凉凉的看了他一眼就慵懒的靠着休闲椅背,轻轻颔首示意他继续说。
  外面的阳光恰好,角落的位置光线并不明亮,只有一束阳光从玻璃投射进来,恰好擦过司凰的侧脸,光和暗中银色的头发柔软服帖,衬托得她的神情更恬淡柔和,像一幅优美的画。
  窦文清没忍心去破坏这令人心情宁和的一幕。
  他沉默了半晌,也背靠上椅背,放松一直挺直的腰板,似乎连沉闷的心情也跟着缓解了。他双手交叠,十指相缠放在自己的小腹上方,整个人看起来有点严谨又优雅。
  “你在无限崩坏里说的梦中情人是秦爷吗?”
  司凰没有说话。
  窦文清似乎并不急着要她的答案,“上一次我问过你是不是秦爷的人,结果你是怎么回答的?”
  “为什么秦梵不是我的人?”
  这话一出,窦文清纠缠十指就收紧了,“是吗?”
  “我说是,你信吗?”司凰笑起来。
  这笑容和当初两人谈起相似问题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那个时候窦文清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不信。
  现在他浮现于脑海里的答案依旧是毫不犹豫,却完全相反。
  他一沉默,司凰也没有继续解释什么。
  服务员把他们点的餐送上来,还是一次送齐,不知道是这里客人少,还是因为察觉到两人不好惹,特地先做了他们的。
  饿了一上午的司凰自动忽略窦二少的冷气,拿起汤勺先喝了一份热汤暖胃。
  对面的窦文清冷冷盯着她,愣是等她放下了汤勺才开口说:“我以为你对这种事没兴趣。”
  “这种事?”司凰慢条斯理拿起餐巾擦拭了下嘴角,对窦文清问:“你的意思是包养,还是同性恋?”
  一双漂亮的眼睛自然的眯成了猫弧,打从眼尾流露出的轻嘲,使得一张脸散发着傲慢的魅力,她的声线却华丽轻缓,有股从容不迫的气势,“秦梵是我的情人,从始至终我们的地位都是平等的。”
  窦文清被她突然露出的利爪弄得愣神,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嘴上已经质问,“情人?”
  这语气就好像是自己的所有物背叛了。
  他突然站起来,眨眼间就走到了司凰的面前。
  夹带着的气势足以让一般人吓得浑身僵硬,司凰不过昂头,反过来淡淡的质问他,“窦二少,你有什么资格用这种语气质问我?我们之间的关系说好听点是朋友,说难听点也就是点头之交,我该怎么谈恋爱轮不到你管。”
  这是说的实在话,不过听进窦文清的耳朵里,却觉得特别不痛快。
  “谈恋爱?”窦文清又是一声冰冷的笑,“呵,你以为秦爷会认真?”
  司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一直昂头看人也累,她垂下视线,拿着汤勺搅动着还剩下的汤水。过了一会儿,才对窦文清说:“如果你不想吃了就走吧。”
  “站住。”窦文清伸手拉住起身要走司凰。
  司凰避开,反扣住他的手腕。
  因为窦文清对她几乎没什么防备,被抓个正着后,他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
  “从一开始我就没想和你结仇,”司凰神色诚恳,对窦文清说:“只是走错了一条捷径。”
  只怪前世养成的习惯,想要骗过窦文清这种人就要先骗过自己,说是习惯倒不如说是养成一种本能,所以一面对窦文清都会不自觉的入戏,让自己处在一个最安全的位置上。
  然而现在的她已经不是那个四面楚歌,需要利用每一点外界力量来保护自己的司凰了。
  对于窦文清,司凰并不讨厌,虽然前世因为这个男人,间接的使她遭到窦俊的折磨,可也是这个男人才得以解救了她,在后来的日子里,他对她的帮助也没少过。
  “今天把话摊开来说吧。”司凰突然收紧了手劲。
  窦文清面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不过他被抓住的手臂肌肉明显的收紧,是被司凰的力气给抓痛了。
  司凰一不做二不休,一直收敛于眼底的锋芒都展露出来,第一次在窦文清的面前表现出最真实,充满了攻击性的样子。
  “我不是你家养的宠物猫。”
  这话一出来,窦文清的表情都顿了顿,浑身的气势也冒刺儿,凉凉的说道:“你真的很了解我。”
  司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不是她自夸,论这世上最了解窦文清的人是谁,她胆敢称第一。因为前世窦文清亲口说过,她是唯一能游走在他底线边缘的人,唯一被他纵容的外人。
  这并没有让司凰感到骄傲,因为这一切都是用她拿命去一点点试探出来的底线,秉着一颗不成功便成仁的心去拼出一条生路。
  一条生路。
  “如果你愿意,我们还能是朋友,不愿意就这样吧。”
  正因为太了解窦文清,所以才明白自己在他心里是个什么地位。
  再多的宽容,也不过是建立在不平等的主宠位置上,甚至被视为他的所有物。
  前世的司凰可以利用这一点,为自己博得更多的安全空间。现在的她,却已经不需要,继续这样的相处模式对两人都没有任何好处。
  “你和秦爷进行到了什么程度?”窦文清突然问。
  司凰一怔,“什么?”
  趁她这一愣神间,窦文清就摆脱了她的束缚,甚至又逼近司凰一步,把她困在角落,挡住了出口,“我问你和秦爷进展到了哪一步。”
  司凰惊讶看着窦文清,一瞬间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都错了,对眼前问出这种私密问题的男人陌生起来。
  “做了吗?”窦文清问。
  “滚蛋。”司凰一斜眼,脱口而出。
  一说完,不仅司凰愣了下,窦文清也呆了。
  司凰懊恼,近来秦梵色胆越来越肥,说的话干的事都不正经,让她也一听到这种话,不自觉就顺口溜了。
  窦二少长这么大,还没被人叫滚过。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看呆的是司凰的表情,刹那间从眼底流露而出的嫌弃,流至眼尾就化为了一缕笑意,明媚得在昏暗的角落光线里透出股惊心动魄的浓艳。
  这种艳不是女人刻意的矫揉造作,更像是一种从浅至深的色调,因为她情绪的流露使得整个五官更生动,从骨子里散发出的特殊魅力。
  窦文清觉得心脏被刺了下似的麻痒,眼睁睁看着司凰收敛表情,恢复平日里的优雅淡然,脑子里就浮现了一个念头:他在秦爷面前是什么样的?
  因为没见过所以想不出来,不过窦文清脸色已经冰冷得更厉害。
  人生的第一次,体会到了嫉妒是什么滋味儿。
  “不好意思。”司凰不知道窦二少这会儿的心理活动,还以为对方的冷脸是因为自己说错的话,“我觉得我们还没熟到可以说这种事。”
  窦文清:“和秦爷就可以说吗?”
  他总是特别的敏锐。
  司凰有点心烦又奇怪,她认为窦文清不是会纠缠这种问题的人,然而事实上她就是被对方不断的逼问。
  不想再继续谈论下去,司凰正准备走,一阵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她把手机拿出来看了眼,见到熟悉的备注,就按了拒接键,打算出去后在单独给秦梵打回去。
  “我下午还有事情要忙,先走了。”
  司凰说完,见窦文清还没有让路,说的话就带了刺,“窦二少,注意点风度。”
  手机铃声又响了。
  “……”今天的男人怎么个个都这么烦?
  窦文清对她抬抬下巴,无声的看她反应。
  这回司凰拿出手机就接了,“喂,有什么事等会说。”
  “你在哪?”男人的声音低沉。
  司凰还是听出了点压抑的味道。
  “秦爷?”偏偏这时候,窦文清冒声了。
  司凰盯着他。故意的?
  窦文清也看着她,“既然是恋爱就能分手,现在分了跟我谈吧。”
  “……”司凰脑子里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荒唐。
  窦二少也气糊涂了吗?竟然会开这种玩笑了。
  不过他真是相当敏锐的戳中了某男人的命门。
  “呵呵。”电话那头传来男人的笑声。
  这种低沉像是从喉咙深处冒出的笑声,还是司凰第一次听见。
  “司凰,把电话给窦文清。”秦梵说。
  司凰回了句,“不用认真。”
  “我就跟他聊两句。”秦梵还算平静的说道,“没事。”
  没事才有鬼了。
  司凰皱了下眉尖,然后把手机丢给窦文清。
  他们爱闹就让他们闹,她不管了。
  窦文清接住手机,没什么情绪的叫了声,“秦爷。”
  “敢挖爷的墙角,小二你胆肥了啊。”秦梵的语气意外的有调调。
  司凰一听,讶异得挑挑眉。
  ------题外话------
  今天有点事儿出门了到晚上才回来,不好意思二更晚了点,大家看完就洗洗睡吧,么么哒~做个好梦!

  ☆、第112章 我就喜欢现在这样的你

  谁都有年轻的时候,秦梵也不例外。
  别看他现在一副高冷帝王范儿的模样,对外人半晌憋不出一句话来。
  自小的时候却是大院子里出了名的孩子王,秦家的独孙,名副其实的太子爷,嚣张那那是自骨子里散发,肆意从血肉里培养出的。
  在他那一代的小辈里,能被叫爷的也就这独一位。
  谁都被称为XX少的时候,秦梵就自称爷也没谁能管得住,给身边的小伙伴们各种取外号,想怎么叫就怎么叫,能被他叫外号还是看得起你,说明把你记在心上了。
  当年的孩子们还为此感到荣幸呢。
  大院子大家知根知底的,其他家都把秦家的嫡系当疯子,别人疯像个疯牛,秦梵疯,那就是发疯的小怪兽,一般的大人都挡不住。
  电话里的一句话,带起了窦文清久远的记忆。
  秦梵是什么时候发生改变的呢?似乎是在所有大院里的孩子们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所有人的眼前淡去身影,后来就一直听说他做了什么,却见不到他的人。
  第一次发现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带领一群孩子在大院里捣蛋,霸道肆意的个性收敛,变得沉稳冷酷的时候是在秦家夫妇的葬礼上。
  当时秦家的独子和他的妻子,也就是秦梵的父母被确定死在飞机失事里。
  那一刻,秦梵就真的成了秦家独苗苗。
  一群年纪不大的熊孩子们,那会儿还在想完了,这回秦梵真成爷了,指不定比以前还要嚣张霸道,十头牛都拉不住。谁知道结果大出所有人的预料,秦梵还是不在大院里冒头,直接在如军队不断的建立军工,小他几岁的孩子们还在花天酒地的时候,这货已经是一个精英特工组织的首长。
  明明是同一代出生的人,却好像隔了一个辈分一样,除了个别的几个,现在谁见到秦爷不恭恭敬敬的叫一声爷?
  “秦爷,能被挖的墙角,只能说明你砌得不够牢固。”窦文清对着电话回道。
  “爷不怕你挖,”秦梵嘲笑道:“只是嫌和窦爷那边交代麻烦。”
  “交代就不必了。”窦文清敛下眼睫毛,目光不明的落在司凰的身上,“大伯已经知道我对司凰有兴趣,早就想我能带个情人回家给他看看。”
  “……”这特么的已经报告长辈了?什么时候的事儿,比他还快!
  窦文清又说:“秦爷只是玩玩的话,还是趁早收手吧。既然心理没问题,就该找个女人给秦家留个根。”
  “玩你个蛋。”秦梵呵呵。
  窦文清:“……”
  比起窦文清总是能敏锐戳人命门的言语,秦梵要来得简单粗暴很多。
  也在这时候,手机里就传来了车子漂移停车的轮胎摩擦声。不仅仅是手机里,好像现实中也听到了。
  司凰有所感觉的转头看向咖啡厅的外边。
  三辆车子前前后后停在了咖啡厅的外面。
  最前边的那辆车门打开,走出来的赫然就是秦梵的身影。
  他拿着手机,目光在咖啡厅里扫视,没几秒就和司凰对视在了一块。
  俊美的男人扯了下嘴角,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浑然天成的气势扑面而来。
  旁边跟着下车的是拿着笔记本电脑的郭成雄。
  可想而知,秦梵他们能这么快的找过来,一定是他的功劳了。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进咖啡厅里,目前咖啡厅里不多的客人都感觉到了事态的紧张,尽量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又忍不住想要看热闹。
  “我说是谁这么大胆呢,原来是窦二少啊。”郭成雄啧啧有声。
  这会儿敢出声也就有找到司凰功劳的他了。
  窦文清把手机放下,没有理郭成雄阴阳怪气的叫唤,面无表情的对秦梵道:“秦爷好大的阵势。”
  “是比你大了点。”秦梵淡淡应道,转眼打量着司凰,从脸上到身上的衣服,连一点皱痕都没放过,确定完好无损,没有被人碰到的痕迹后,脸上的表情才回温了点。
  “过来。”
  司凰扬眉没动。
  她还记得上次秦梵闹脾气的态度,叫了她走又把她冷落一边,最后还莫名其妙的朝她发脾气。
  如果这回还是这样,还不如晾着让各自冷静一下的好。
  秦梵见她没动,就自己走了过去。
  中间隔了窦文清,两人的目光一瞬间的接触,短短的两秒时间,交锋出剑拔弩张的紧张感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04页 当前第230
目录   上一页   ←   230/604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重生之国民男神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