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重生之国民男神_分节阅读_第278节
小说作者:水千澈   内容大小:5884.45 KB   下载:重生之国民男神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3 05:19:16   加入书签
司凰的聪明,一方面更觉得对不起她了,这么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是个GAY呢?不过转眼一想,既然是个GAY,注定要找个男朋友的话,便宜外人还不如便宜自己人……
  项奶奶的思维走向完全歪了,还是秦爷爷一声镇住场子,“孩子,我不追究你现在的话有几分真心,也不要你现在下什么承诺,光凭你能稳住阿梵的疯症,延长他的寿命,让他有生之年过得更舒服一点,爷爷我就感激你!现在的秦家别的没有,就剩下历代累计下来的一些权势地位,以后你有什么需要的就跟阿梵说,我想他比我们更懂得怎么保护和帮助你。”
  他的话语也唤醒了项奶奶,随即她的表情也慢慢的缓和下来,看向司凰的眼神也更慈爱感激。
  她怎么忘记了呢,自从认识了这孩子,阿梵的身体和生活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好得都快让她忘记一年前的阿梵的样子。
  冷酷、暴躁、压抑、焦虑、煞气、一切负面的气息都汇聚在一块,给人的感觉就像个一座高耸冰封的活火山,光看他第一眼就会被他的气势骇到,不敢再多看第二眼,长相都让人记不起来,留在脑海深处的印象就是恐怖,一双冰冷彻骨的黑瞳,视线落在身上就像是锯刀刮着皮肤,再深一点的印象,大概就是眼睛里细细血丝,以及眼下的青黑。
  现在的秦梵一样很具有气势,却不至于让看到的人都被吓到,整个人的气色都不错。
  这么一看,项奶奶也才发现今天的秦梵气色看起来相当的好,再仔细看,肩膀和手臂上那是什么?!
  被自己的奶奶用死死盯着,秦梵目光闪了闪,还能保持一脸正经的严峻。
  “可以准备午饭了。”秦爷爷平静的说完,端起自己的那杯茶。
  今天的家庭摊牌就算结束了……还没完!
  一直沉默做陪衬的段七昼突然站起来,他起来得太猛,膝盖都撞到了茶几。
  不过茶几是厚重的原木,并没有出现翻到的尴尬情况,估摸着那力道,段七昼的膝盖肯定要紫了。
  段七昼却没感觉到疼痛一样,声音都发哑了,对司凰质问,“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司凰看向他,“真的。”
  “……那,那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这句话一说出来,段七昼自己的表情都扭曲了。
  在场的项奶奶和秦爷爷两人连连色变。
  秦梵紧接着站起来,面无表情的抓起段七昼的衣领往外走。
  段七昼回神过来,双手紧抓着秦梵的手,“我要说,让我说完!这是男人之间的事!”
  “秦梵,让他说。”
  “秦梵,让他说。”司凰凝眉。
  有些事不说出来一直憋着就会质变,这个质变会好会坏,按照段七昼这种情况,真把他压抑狠了,往坏的发展可能要高很多,还不如一次性把话说清楚。
  项奶奶也严肃的开口,“阿梵,你放手,别什么事都用揍的,听小七把话说完!”
  秦梵看看两人,大手一松就放开了段七昼,不过浑身笼罩着一股浓重煞气,那是铁血军人在真正生死里磨练出来的气势,压迫着段七昼这个长期呆在京城里小打小闹的公子哥。
  得到了自由的段七昼张了张嘴,声音比之前更沙哑,“我……喜欢你。”刚刚一句为什么不是我,说出了他心里最大的委屈愤慨,也瞬间击碎了段七昼一直以来刻意忽略的好感。
  第一句我喜欢你说出口后,段七昼就发现其实要说出这话并不困难。
  他眼睛发亮,身上更带出了一股冲劲,那是年轻人的放肆无忌惮,“司凰,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这次这声喜欢,说得清晰又笃定。
  段七昼往前两步,充满希望的大声说道:“既然你喜欢男人,那我也可以啊,我比哥更年轻更会让你高兴。”
  “不用了。”司凰不为所动的语气和他热烈的反应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似乎还想说什么的表情刺激到了段七昼,帅极了的年轻人快速的说道:“那我也可以追你吧?你总不能拒绝别人的追求,这是我的自由也是我的权利对吧?哈哈。”后面的笑声听起来沙哑,他的笑容也有点扭曲,不像是在笑,反而像是在哭,那双闪烁着炙热光芒的明亮双眼,没有秦梵那么深邃充满压力,却是实实在在让人感受到喷发而出的热情。
  “小七,别胡闹。”项奶奶劝道。
  “我没有胡闹,难道我说得不对吗?”段七昼还在笑,不过笑得更难看了,“司凰可以喜欢男人,哥也可以喜欢男人,为什么我不能喜欢男人?不是,我发现我应该不是喜欢男人,我只是喜欢司凰,我喜欢他啊,要不然我干嘛被他打被他骂还想跟他做好朋友好兄弟,想买东西哄他开心,因为我喜欢他啊。”
  项奶奶一时说不出话,她连秦梵和司凰两人怎么走到这一步的都不清楚,自然更不清楚司凰和段七昼之间的渊源。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小七感情来得这么突然又激烈?
  “想追我的人,你想过后果吗?”秦梵开口道。
  段七昼昂起头,无所畏惧的回应道:“你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从小到大我都在学你,今天你敢坦白感情,我也敢!我就恨为什么不再勇敢一点,管他什么狗屁传宗接代,最好抢在你前面就拿下司凰,本来是你的责任为什么要强加到我的身上!”
  “奶奶,你明白他的意思了吧。”秦梵看向项奶奶。
  项奶奶神情复杂,看向段七昼的眼神透着难过以及愧疚,迟疑了两秒对秦梵轻轻点头。
  秦梵又看向秦爷爷,后者什么都没说,神情看去更冷静无波,秦梵懂得这是全权交给自己处理的意思。
  他将视线放回段七昼的身上,深邃冰冷的双眼里浮现一抹残酷,冷声道:“嫌别人说你是个靠秦家庇护的废物,不去找说这话的人,就学会在家里横了?你的确是个废物东西!”
  这话狠狠刺痛了段七昼,他刚想回嘴,就被秦梵更残忍的话打压下来,“没秦家在后面给你撑腰,你的行事作风够你生死几回!呵。你知道什么叫逼,什么叫强加吗?真要逼你,直接把你绑了丢女人堆里,不服就揍,用药,打残了留下精(和谐)子就行,以为自己多精贵?”
  段七昼闻言双眼赤红,咬紧了牙关,一脸的屈辱难堪。
  “今天把话摊开说,你拿什么跟爷抢人?”秦梵冷酷的言语像刀子一样,那是既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既狠又准,“现在爷有的都是自己白手起家,生死里打拼出来的,就算暗地里弄死你,段家那边都没胆子跟爷说一句狠话。”
  “那又怎么样!?”段七昼不屈的喊道:“老子比你年轻,等发展几年,说不定能比你还厉害!”
  “呵呵。”秦梵扯嘴冷嘲,“就凭你,去一趟军营训练就哭爹喊娘的要走。”
  段七昼哄着眼睛一拳头砸上去。
  被却秦梵轻易抓住,不留情一扭就把他手给扭脱臼,那突如其来的剧痛让段七昼的脸都白了。
  项奶奶看得一急,想劝两句又生生忍住。
  段七昼疼得狠了,还不服输,换另外一只手又揍上去,结果还是没有擦到秦梵的一点边,反而被他一脚踹出去。
  “咳咳。”单膝跪在地上的段七昼脸色又青又白,原地干呕着,眼睛都溺出了生理盐水。
  “看清楚你现在的孬样。”秦梵大步走过来,抓住他的头发将人的脑袋抬起来,“我早说过这狼崽子放养会坏。”后面这话也不知道是谁给谁听的,不过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就是了,“明天就滚去尖刀部队,我会写推荐信过去,要是敢跑就打断你的腿送过去。”
  “阿梵!”项奶奶皱眉道:“进尖刀,还不如进你的血旗。”
  秦梵:“血旗不收废物,他还不够格。”
  段七昼怒吼道:“我不是废物!”
  “那就证明给我看。”秦梵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残忍的说道:“尖刀部队的选拨和任务你应该多少听说
  该多少听说过,你要独立要爬到我头上,我就给你这个机会,是龙是虫看你自己的造化。”
  他当然听说过。
  尖刀部队,同为国家特种兵部队,和血旗一样,里面多少也有点特殊血脉的异能者。
  只是你以为异能者就是无敌的就太天真了。
  尖刀里人一个个都是在生死里打滚的杀神,论任务的危险程度,比血旗更有过而不及。
  因为血旗是秦梵一手培养出来的,里面的核心人数不多,却默契十足分工分明,做的任务大多都是国家机密,比起武力还需要智慧,队友之间默契合作的话,总能让任务的难度变得简单很多——当然了,这并非说任务不难,只能说一个团队里没有猪队友,都是精英又互相之间非常信任熟悉的话,发挥出来的力量绝对不是壹加壹那么简单。
  一般血旗能接的任务都是别的团队无法做到,就算能做也肯定损失惨重的任务,所以血旗一直都是特种兵部队里的一个神话。
  言归正传,为什么说尖刀部队比血旗更危险?因为尖刀部队的任务宗旨只有一个,就是杀人!上战场杀敌,解决特殊国家蛀虫的暗杀,对反恐分子的明杀!
  你不需要带多少脑子,反正接受命令就去杀敌,经受生死和战火的洗礼。
  有人说尖刀部队既是天堂又是地域,心理素质不够强悍的去了,很快就会和正常社会脱节,发现自己无法融入正常的人群,想退伍都得先接受心理学家的辅导。不过机遇总是和危险相伴,尖刀部队的规则残酷归残酷,却是赚军功升职最快的地方,只要能在尖刀部队里活下来,随便一个精英队员都有军官的职位,还是有实权的那种。
  以秦梵的权势,想中途插个人进去不是问题,不过尖刀部队的人可不会看你的背景地位,既然你是中途插进来的,他们也不会专门给你适应的时间,也是说如果段七昼进去的时候恰好碰到要出任务,那么身为新人也的他也不会受到优待,会被对待老队员一样的丢进生死的战场里。
  这也是项奶奶担忧的原因,相比起人生地不熟又规则残忍的尖刀部队,血旗接受的任务难度更高,可都是认识的人,相信段七昼在里面更过得更好更安全一点。
  段七昼懒散惯了,最恨的就是被关在军营里被人管教,然而今时今日被各种感情刺激,又被秦梵残用残忍的话语贬得一文不值,让他二十年来的人生都颠覆,有什么支离破碎,带来刺骨的疼痛和屈辱,又仿佛新的什么东西从碎渣里生长出幼苗。
  他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话语,“我会的,你等着看吧!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你后悔今天的话,亲口向我道歉!”
  秦梵嗤笑道:“别让我等太久,我怕会忘记。”
  段七昼捏紧了拳头。
  秦梵双手插入口袋,“尖刀部队对入队队员有严格规定,没达到规定的军功分数,不得出队不对对外接触。”他低睨段七昼的眼神就好像在看无力挣扎的幼兽,没有半点的忌讳或者危险感,“所以小子,想追爷的人,爷动动嘴,就能让你连人都见不着。”
  段七昼整个人一僵,睁眼欲裂的瞪着秦梵,原来把他丢去尖刀不单纯是为了给他忌讳,还有这一层关系。
  “这就是爷的手段,你除了接受,什么都做不了。”秦梵又给了他冰冷带血的一刀子,“现在滚回去,把东西收拾好,明天一早就坐车去尖刀基地。”
  段七昼捏紧拳头爬起来,却不理会秦梵,昂起头朝司凰看去,厉声喊道:“如果,我说如果,我早点跟你告白,你会不会稍微考虑一下?”
  一直天不怕地不怕,张扬肆意的青年,问的不是‘会不会答应我’,而是‘会不会稍微考虑一下?’,那张故作坚强的脸也显得格外的可怜。
  然而司凰明白感情的事最不需要的就是可怜,尤其是对这样骄傲的小子,给予对方没有希望的妄想才是真的残忍。
  “不会。”司凰冷静的应道。
  段七昼“哈哈”笑起来,“司凰,我喜欢你。我再说一遍,我真喜欢你。在我还喜欢你的时间里,我给你随时投入我怀抱的机会,等哪天我不喜欢你了,你就等着后悔我这个极品帅哥吧。”
  这话一说完,段七昼就转身朝大门走去,他的腰板挺得很直,直到大门口突然停下,回头对项奶奶低声道:“对不起奶奶,我知道你一直都是真的疼我!”
  项奶奶向前走一步,那头段七昼却已经快步走出门,不见了踪影。
  一出秦家大门,段七昼就忍不住了,飞快的跑起来,挑了个没人的路往山上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喘息的靠着一颗树干上,昂起头就压抑不住了发涨的眼睛。
  “呜……”
  “真丢脸,居然为这点事哭……哈哈……”
  一张纯帅逼人的脸,这时候已经布满了泪水,眼眶一片通红。
  “呜啊……啊啊啊!”没多久,哭声就不再压抑,在没有外人的林子里传开。
  二十岁的青年哭得像个孩子,那模样还真是和他平日张扬嚣张一样的肆无忌惮。
  “嗡嗡嗡——”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响起。
  段七昼手一动就感到刺骨的疼,低头一看就狠心用另一只手把脱臼的那手腕给扶正位了,“喀嚓”一声让人听得头皮发麻,段七昼
  麻,段七昼自己也疼得呲牙咧嘴,配上满是泪水的脸,看起来滑稽极了。
  他哆嗦着伸手把一直持续不断响着的手机拿出来,看了眼来电备注,就按了接听。
  “喂!段七少,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04页 当前第278
目录   上一页   ←   278/604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重生之国民男神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