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重生之国民男神_分节阅读_第279节
小说作者:水千澈   内容大小:5884.45 KB   下载:重生之国民男神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3 05:19:16   加入书签
我的段七爷,你跑哪去了?快上线,你不会忘了吧,今天大团战了啊喂!”齐殇激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段七昼顺着树干滑下去,坐在地上,慢慢的说:“我失恋了。”
  “……”那边先沉默了好几秒,似乎卡机了才反应过来段七昼说什么,“什么失恋了?你最近谈恋爱了吗?”
  “哈,”段七昼惨笑一声,“还没谈,就失恋了。”
  “那算什么失恋啊!”齐殇察觉到点不对劲,“你的声音怎么回事?听起来怎么好像……”哭了的沙哑!
  这话他没说出来,因为一般是个男人都不乐意被人知道自己会哭。
  段七昼也没有解释,他视线朦胧的看着前方,只有浓重的鼻音和呼吸。
  齐殇陪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再次开口,“你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喜欢谁了?之前一点迹象都没有,你可别耍哥们啊!就凭你那张脸,那身世,哪个女人不是手到擒来!”顿了顿,他继续劝道:“当然了,现在的女人都聪明了,特别会吊人味道,不一定就碰到欲拒还迎的那种,假装矜持什么的。你放心,以你的条件稍微用点心追两天,保证抱得美人归。”
  “如果是个男人呢。”段七昼喃喃道。
  齐殇:“……”
  段七昼:“如果他外形比我还出色,事业有成,又年轻多金,喜欢他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遍布全国呢。”
  齐殇:“……”
  段七昼问:“你觉得我追到他的几率有多大?”
  齐殇木然的半晌,品味出点什么,没回答段七昼的话,反问道:“你说的不会是司凰吧?”
  段七昼没说话,心里想着原来身边的人都有察觉吗?反而是他自己一直都在自欺欺人,蒙蔽自己。
  谁知道齐殇下一句就说:“又玩新招了是不是?这种玩笑和我开开就算了,千万拿司凰面前去说,要不然又得被揍,他那群粉丝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你。”
  “我真喜欢他。”段七昼哑着声音说道。
  他今天说了多少次喜欢,也不知道司凰相信了没有。毕竟,连他自己也在开口的那一刻,才确定自己的心情。
  “知道你喜欢他,要不然谁能那样扫你面子,你还嬉皮笑脸凑上去让他继续虐的。”齐殇一边说,本来还想继续打游戏,却发现怎么都没办法下手。莫名有点心惊肉跳的,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浮现脑海,声音都抖了,“等等,你说的不会真是那种喜欢吧?不能吧!?你要是喜欢他,以你的个性早就该说了,哪等现在啊!卧槽,你怎么回事啊?……”
  没等齐殇的话说完,段七昼就把电话挂断了。
  他把手机丢在一边的草地上,自己也躺上去,自嘲的扯了扯嘴角,身心的疲惫和酸涩还没见消。
  “也许……那个时候就一见钟情了。”
  脑海里浮现和司凰第一次见面的一幕。
  在司凰看来是极其糟糕的初见,对于今天之前的段七昼来说,却一直都觉得那是一场浪漫的邂逅,注定他们要成为很要好的兄弟。
  犹记得第一眼带来的惊艳,之后的从未体会过的剧烈心跳,促使整个身心都在颤抖。亏他还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潇洒,关键时候却没明白那是什么感情。
  “喂……美人,你是我的初恋啊。”
  段七昼昂望着天空,朦胧的视线让整个世界都模糊了。
  他嘴角挂着苦涩的笑容,“你肯定不知道。”
  “真可怜,初恋还没开始就失恋。”
  “……还不如不知道。”
  “……”
  “秦家专情的属性,肯定遗传不到我的身上来吧……?”
  段七昼紧闭上眼睛,嘴唇却始终无法放松。
  ------题外话------
  其实小七也不是完全不懂得感恩的那种,不过叛逆期又个性张扬要强的小子,总免不了嘴上说狠话~

  ☆、第162章 下马威没给成反被陛下揍

  这时候秦家客厅这边,项奶奶本来想叫人去找段七昼,却被秦爷爷拦下来,“让他自己一个人想清楚。”
  项奶奶关心则乱,听秦爷爷这么一说,顿时明白眼下这种情况,段七昼肯定不想自己的丑态被其他人看到。
  接下来午饭还是被吩咐下去,司凰留下来和项奶奶他们一块吃饭。
  因为段七昼的插曲,这顿饭吃得不算太平和,大概是每个人都有点心事,项奶奶有意表达自己不是对司凰有意见,司凰态度温和表示自己理解明白。
  项奶奶再一次感叹司凰是个善解人意的孩子,也不免在心里想着,如果司凰是个女孩该多好,以他能稳住阿梵的疯症,又恰好两情相悦,同为异能者说不准以后还有有个孩子?这样一来就完美了!
  然而就是这样的想法太完美了,所以反而让项奶奶只敢想想,觉得世上不会有这么好的事发生。
  司凰不是看不见项奶奶偶尔看向自己的复杂目光,次数多了她大概就能猜到了项奶奶的想法。
  这让司凰的心情也不由的有点沉闷,对于自己的真实身份,觉得还是暂时不要告诉两位老人好。
  这不仅是为了避免秦梵说的那些麻烦,也是不想让两位老人难过,让双方都有压力。
  本来男人和女人最大的差别就是能生孩子和不能生孩子,两位老人不介意秦梵找的男人还是女人,得知了他找了个男人,也不过有点轻微的遗憾,更多的还是祝福。然而要是他们知道她是个女人,一定会产生强烈的希望,希望她能够给秦家留种,认为她和秦梵意外的互补,说不定能够创造奇迹。
  如果她真的有希望创造这份奇迹的话,她不介意给两位老人一份希望让他们高兴,偏偏五宝已经明确的说过,她没办法怀孕,关于身体上的一些信息,她还是相信五宝不会弄错的,所以既然不可能就不要给两位老人无望的希望,免得给他们带来更大的遗憾和绝望。
  要不然只要知道她是女人,两位老人一天都不会放弃,肯定各种身体检查或者药物刺激齐齐而来,就算不失为了害她,也未免太麻烦。
  对于秦家这样的家庭来说,不能生孩子的女人和男人其实没有什么差别,他们不在乎外界对于秦梵找了个男朋友这事会有什么样的说法,京城上层那部分人也对此喜而乐见。
  司凰想,比起秦梵找了个男友这事,秦梵找了个不能怀孕的女人,后者反而更会成为笑柄吧。
  午饭吃完,司凰就被秦梵拉到了他的房间里。
  坐在简洁房间里的床上,司凰的脸就被男人一双大手捧住双颊。
  他的力气不小,把司凰脸的肉都挤在了一块,不过也看得出来司凰的脸小,几乎被他一双手完全包住了。
  “哈哈。”秦梵被她的脸逗乐了。
  司凰嫌烦的把他手拍开。
  秦梵松开手坐在她的身边,又伸手抱住她的腰,“吃饭的时候在想什么?”
  司凰诧异看他。
  “你以为没人看得出来吗?走神了大半天。”秦梵大手忍不住摩擦着她白衬衫光滑的面料,好像这样就能回味她肌肤的触感,随即眼神一沉,“不会在想小七吧?”
  “没有。”司凰淡道:“不过听你这么一提,我倒真的有点想他了。”她轻轻一挑眉,“比起你这老流氓,他的确是个极品小鲜肉。”
  这次不得不再次感叹有了最亲密的一层关系后,恋人之间容易产生的质变,在没突破那一层的时候,大家多少都被道德羞耻束缚着一些本性,牵个手、亲个嘴儿都能心跳不已,面红耳赤的。一旦突然破了最关键的那一层关系后,就好像是一场不成文的庄重仪式达成,在互相的眼里对方已经属于自己,留下了自己的记号,以前很多刻意压抑在脑子歪歪的话语和行为都敢拿出来说拿出来做,还不见害羞迟疑的。
  正如现在,被司凰称为老流氓,要是以前听她这么说,秦梵肯定多少会有点不好意思,沉默着不做回应,也不知道脑子里会歪歪成什么样。
  这时候呢?老流氓梵双眼黝黑黝黑的跟黑洞一样盯着她,另一只粗壮的手抱住了她的后脑勺往自己压来,然后就用力亲上去。
  两人你来我往,亲嘴跟打仗一样,等硝烟散去的时候,两张嘴唇可谓两败俱伤,又红又肿还有点冒血丝儿。
  司凰骂道:“你属狗的?”
  “我属流氓!”秦梵应道。
  “噗嗤。”司凰伸手把他又凑过来的脑袋推来,懒得再跟他计较。
  秦梵眼睛还沉沉的盯着她的嘴唇,这样无声的盯着四五秒都不带眨眼的,他看得不累,司凰作为被看的人都嫌累,斜睨过去一眼,“看什么?”
  “看你。”秦梵说:“怎么这么好看。”
  他最后的语气听起来既得意又苦恼,就好像是老农对于自家长着特别好的菜地,一方面很自满得意,一方面又怕这白菜地长得太好了,被一群野猪惦记,想尽办法来拱了,那他连哭都没地方哭。
  司凰仔细端详着他,心想脸还是那张脸,气势也是那股气势,人怎么就从高冷帝王跌成了二货菜农了呢。
  她脸上嫌弃,心底却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心情也肉眼可见的慢慢变好,伸手去解自己之前扣到最高一枚扣子的衣领。
  秦梵看了眼睛一睁,呼吸也变沉,具有
  睁,呼吸也变沉,具有威胁性起来。
  “你在想什么?”司凰手指一顿,无语的盯着秦梵,“这是你家,刚刚才跟你爷爷奶奶摊牌。”
  “我没想什么。”秦梵眼神能吃人,他的声音却是真的严谨正派的铁血军官范儿,跟命令手下的兵似的,“看看不打紧。”
  你看归看,反应这么热烈成什么事。司凰本来就没那方面的心思,不过秦梵的眼神一热辣深沉起来,男人都受不住,落在身上的时候好像都能灼烧了薄薄的衣料,烫着了自己的皮肤,想忽视都忽视不了。
  司凰又打量了他一圈,心里想着男人要自找难受就随着他好了。
  她继续解衣领,不过解了第三颗扣子就挺下来,从脖子掏出一条东西。
  秦梵看的却不是这个,他眼尖的瞄到司凰衣领里,漂亮的锁骨下面自己留下的印子还没有消失。
  喉咙发干的老流氓梵忍不住咂咂嘴,觉得自己说的‘看看不打紧’这话真的不靠谱。
  “这个给你。”司凰脖子上挂着的一直是秦梵送给她的那条兽牙项链,不过后面把克里斯蒂娜的愿望也串了进去,现在取下来给秦梵的就是这枚戒指。
  毕竟这戒指太重要又显眼,她不可能一直戴在手指上找麻烦,不过放在哪里都不及放在自己身边跟更让人安心,所以在回国之后她就一直这样保存着。
  秦梵闻言把视线转到戒指上,脑子里自然就想到了得到这枚戒指的过程,既自豪欣慰又酸涩,心情跟过山车一样。
  “这枚戒指到底有什么作用?”司凰没发现秦梵一张深沉的脸下想的是什么,还以为他在思考国家机密。
  秦梵双手在克里斯蒂娜的愿望上摸索,不知道是摸到了哪里,用力一扭就把祖母绿宝石的戒指打开,竟然内有乾坤。
  “克里斯蒂娜的愿望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因为这是她的制造者克里斯蒂娜为心爱的人设计的,赋予了她心底对心爱的人最深沉的祝福。”
  司凰还是第一次听男人用深沉的言语说着这种浪漫的爱情故事,意外的和谐富有魅力,她问道:“那为什么不叫克里斯蒂娜的祝福,而是愿望?”
  “因为这里面原来藏着克里斯蒂娜的愿望纸条,她知道自己注定得不到心爱的人,戒指表面表达的意愿的祝福,只有发现里面的纸条才知道她心里最渴望的愿望。”
  “什么愿望?”
  “这是个迷。”
  “我猜是告白。”司凰笑道:“那为什么她觉得自己注定得不到自己爱的人?”
  “有人说她们都是女人,也有人说他们是亲人。”
  “不争取一下,怎么知道自己得不到。”司凰看着戒指做工精巧的机关,“用这种隐秘的方法,本身就是一种卑微的逃避。”
  “不是每个人都有本事和勇气突破世俗的目光舆论。”秦梵把戒指合上。
  “你说的没错。”她之前不过是说自己的观点,却没有任何瞧不起已故人的意思。
  司凰心想,如果不是她经历了太多,经历了死亡,大概也不会成就现在的自己,对于自己想做的事情义无反顾。
  “所以,你别告诉我这枚戒指的作用就是枚装饰品或者艺术品?”
  秦梵点了点戒指上的祖母绿宝石,“东西在这里面。”
  司凰道:“那你之前多此一举的打开机关干嘛,还有心思讲故事。”
  秦梵:“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这戒指就是你送给我的了。”
  司凰愕然。
  男人嘴角一勾,“意、义、非、凡。”
  司凰听着那意味深长的缓慢语调,轻眨了下眼角,“你想多了。”
  接下来的时间在秦梵的房间里午休了半个来小时,等司凰醒来的时候,秦梵已经不在房间里。
  她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发现里面有一条信息是秦梵发过来的,意思是他先去处理事务,下午等他回来吃饭。
  司凰把手机放下,没有回信息过去,又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才翻身起床,伸手把枕头边上的雪白仓鼠抓起来,“怎么突然这么安静了?”
  五宝一副被打断了冥想的严肃表情,如果你能从一只仓鼠的脸上看到表情的话,【臣在想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嗯?”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04页 当前第279
目录   上一页   ←   279/604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重生之国民男神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