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同窗之谊_分节阅读_第10节
小说作者:御小凡   内容大小:377.39 KB   下载:同窗之谊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10-28 22:22:00
都周四了啊。”陈晨望天算了算,一口气抽了半条烟,“两天,还可以。你不要这么紧张嘛,搞得我好像要逼良为娼一样。老实说我也不缺人,就是看你缺钱才跟你说的。其实想干的人不少。献血,你听说过吧?”
    “知道。”孟辛他们学校还做过宣传,但他不知道捐血和他需要钱有什么关系。
    “我跟你简单解释一下吧,医院里的血其实没那么够用,但有的病人急着用,家属就只好主动去找人来献血,不过就会给点感谢费。”陈晨夹着香烟的手指晃了晃,“懂了?”
    “……懂。”孟辛犹豫了几秒,“我能拿多少钱?”
    “400cc能换400吧。”看孟辛没说话,陈晨马上道,“你别嫌少,这活人都抢着干,不愿意就算了。”
    孟辛对这个价格没有概念,可是400块钱,意味只要3次他就能拿到足够的钱了。
    他问:“在哪儿?”
    “放心,在正规医院。我看看,你明天过来,我带你过去就是了。”陈晨一看他答应,态度就热情了不少,“你说要1000是吧?也不要一次就献3次,身体受不了,我看分成两天吧。别怕麻烦,一会儿身体出事了就不好了。”
    两人约好第二天这个时候见面,孟辛心中大石放下了一半。
    *
    隔日再见面,陈晨用电动车载着孟辛去了医院。有人在医院门口站着,等他们走近就塞了几张纸给陈晨。
    陈晨递了一张给孟辛,让他马上填。
    孟辛拿着一看,《互助献血申请书》。
    那人道:“怎么是个小孩,行不行啊?”
    “怎么不行,年轻人,身体好嘛,上头又不会管。”陈晨抽了两根烟,给了他一支,一边等孟辛一边抽,时不时指点孟辛两句,“记得年龄那里填18岁。”
    按照他说的填好了申请书,孟辛听到陈晨问:“今天抽800cc吧?明天再抽400cc。”
    把申请书交给他,孟辛对此根本不懂,也就没什么意见。
    “一口气抽800cc啊。”那人咂舌,不过到底没多说什么,带着两人从后面的楼梯上楼进了输血科。
    两个成年人把人送到了,守在门口就没再管其他,兀自站在外面聊天。孟辛是第一次抽血,不免紧张,针头和管子都比想象中粗,他看着护士整理这些东西,心跳不由加快。
    护士公事公办地叮嘱道:“不要乱动。”
    被扎的时候孟辛整个人瞬间绷紧,血液不断流出身体的感觉很让人恐慌,他好不容易等到抽完一袋,护士就替他装上了另一袋。
    身体有些发冷,额头上却冒出了点汗,孟辛不能控制地有点害怕,只能试着使劲摩挲了几下手臂,皮肤才稍稍暖和了点。
    “好了。”护士过来检查,跟外面的两个人说了一声,又转过来对他道,“回去吃点营养的东西,好好休息。”
    孟辛总觉得有点呼吸不上来,用棉签捂着伤口,站了起来,眼前一黑,差点没站稳。他大口喘了两口气,心里空得发慌。
    陈晨拿了献血证,递给那人,两人就跟着护士走了出去。过了不久陈晨又走了进来,看到孟辛脸色发白,随口道:“头晕啊?这正常的,要不要外面坐一会儿?出去自个儿买点面包吃。”
    他也没扶孟辛,从兜里掏了几张百元钞票:“来,先给你。我走了,啊,明天10点,还是这个医院门口等啊。”
    孟辛咽了口唾沫,接过钱:“好。”
    陈晨和那人结伴走了。孟辛慢慢走到走廊,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缓了半晌才觉得稍好点。针眼也不冒血了,他把钱拿出来看看,放回书包里,走出了医院。
    *
    孟辛晚上睡得极其不踏实,半夜盗汗,早上差点没爬起来,床被都是濡湿的。何舒碧不上班的时候要睡到中午才起来,家里静悄悄的。
    给自己煮了两个鸡蛋,他10点准时到了医院,陈晨还晚了十多分钟,到了就催:“上去上去。”
    流程和昨天一样,只是只抽了400cc,孟辛没有昨天那么难受,可连着两天抽了1200cc的血,他人也实在是有一些不好,嘴唇都有点发白。
    得了陈晨给的400块钱后,孟辛就回了家,时间还不到1点。
    何舒碧在吃面:“一大早去哪儿了啊?”
    “到处转了转。”孟辛随口说了一句,知道她不会再追问,在她面前坐下来,“这个月的伙食费该给我了。”
    “你就只会说这些。”何舒碧责怪地说了一句,打了个哈欠,“等会儿给你。”
    孟辛嗯了一声,起身钻进了自己卧室,把钱全部拿了出来。
    之前他多估了自己之前的存款,加上今天拿到的400块和何舒碧要给的300块,不过是刚刚2000出个零头。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够了。
    他轻轻舒了口气,倒在床上,脑子还在阵阵发晕。
    听到外面的动静时,孟辛走出了房门。何舒碧在鞋柜边穿鞋:“钱给你放在桌上了,把碗给洗了。”
    孟辛没有问她要去哪里,默默地把餐桌上的钱收了起来。
    门在他背后关上了。
    有时候孟辛也会想,是不是天下的父母都是如此,会在最后变成这样。如果何舒碧和孟正宇一开始就这样那倒也还好,可偏偏孟辛有一个很美满的童年。
    对比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
    孟辛进了厨房,何舒碧不光给他留了一只脏碗,她光做不收,打的鸡蛋壳都还在流理台上。先给自己下了一大碗清汤面吃了,孟辛才动作缓慢地把这些一一收拾了,回到自己房间直接睡了过去。
    下午醒时他脑子发胀,头痛欲裂。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他把钱拿上,到小区门口等了半小时,看到姗姗来迟的冯向东。
    孟辛没多说一个字,把钱给了他。
    冯向东叼着根烟,当着他面数了个清楚,拿着钱扇了扇,嘴角一翘:“刚好,谢啦。以后有机会再一起玩。”
    孟辛木着脸:“不要再来烦我。”
    “别这么说,”冯向东说话的时候那根烟就一翘一翘的,笑得十分别有深意,“说实话我没想到你还真能凑到这么多。嘿、以后哥们儿缺钱,再来找你救济哈。”
    他见孟辛没说话,笑得就非常灿烂。
    “……你说过,未成年犯事儿不怕是吧?”孟辛开口,平静地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冯向东,我也是未成年。”
    冯向东一愣。
    孟辛接着道:“这钱是我欠你的,所以我还你。但你别得寸进尺以为我是软柿子。真惹急了我,你觉得我怕进去住几天吗?”
    他从头到尾情绪都没激动过,脸上跟一张纸似的,白得发透,更衬得他眼睛黑得吓人,就那么不动声色看着人的时候,带着点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狠劲。
    冯向东叼着的烟随着他的呼吸一明一暗,他呸地一声吐到了地上,好一会儿没说话。
    “和气生财,我也是讲信用的。”他拍了拍孟辛肩膀,弹着不存在的灰尘,“不是一路人不一起走就是了。咱们桥归桥路归路,行了吧?”
    孟辛冷冷道:“你们给我滚远点。”

    第15章 不会吧[捉虫]
    
    周日孟辛一口气睡到了中午,可起来的时候还是没有精神。他是被何舒碧敲门吵醒的。
    何舒碧道:“睡到这么晚,一把懒骨头。”
    孟辛好不容易从床上把自己撕下来,四肢灌了铅似的,头沉得脖子都撑不起了。何舒碧一看他脸色奇差,略感诧异:“你昨天晚上多久回来的?”
    何舒碧打麻将一般凌晨2点才到家,那时候孟辛早睡了,两人根本没打照面。孟辛简单地道:“昨晚没睡好。”
    “不要睡那么晚。”何舒碧随口说了一句,就往厕所走,“我先洗个澡,中午吃面。”
    孟辛忍着头晕去了厨房,下了两碗酸辣面,等着何舒碧出来吃完,两人各有各的事,一起出了门。
    *
    孟辛和徐简约好在学校门口见面。他到的时候,徐简已经在了。
    他快走两步到了面前:“你怎么来这么早?”
    徐简却问:“你生病了?”
    毕竟是连着两天抽了1200cc的血,身体根本恢复不过来,孟辛满是病容,一看就知状态不好。
    “没啊。”孟辛揉了揉眼睛,那股伴着头晕挥之不去的虚弱一直都在,“就是昨晚上睡晚了。”
    徐简用手背试了试孟辛额头的温度,那里非但没有发烫,反而是发冷,而且触手一片湿,都是汗。
    “你干嘛啊。”孟辛今天反应慢,被他摸了一把才想起往后退。徐简拉住他道:“去医院看看吧。”
    “去什么去,不去。”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孟辛明白这只是身体发虚了,并不是什么病,养两天肯定就能恢复。他作势要走:“到底走不走?你不走我就走了啊?”
    最终徐简还是拧不过他,只是再三向他确定身体没事,才松了口。
    两人乘公交车到了市图书馆,孟辛一路都呈呆滞状。
    徐简真怕他走着走着睡过去:“你昨晚到底多久睡的?”
    孟辛的双眼被揉得发红,脸色又发白,闻言往徐简看了一眼,脑子转的慢直接导致他表情总是茫茫然的,看起来像一只无辜的小兔子,完全没了以前那种刺猬的模样。
    徐简简直想伸手去揉一揉毛。
    孟辛又打了个哈欠,眼里挤出点泪:“忘了。”
    看他一副疲倦,徐简不得不问:“你周末到底做什么去了,那么累?”
    “没什么。”孟辛突然笑了笑,笑得几乎是明亮的,还露出了小虎牙。他以前也笑,有时候是故意笑给别人看的,严苛而尖锐,仿佛时刻在挑衅别人。有时候他确实是想笑,可无一例外夹杂着郁郁寡欢的气息,让那笑容看上去雾蒙蒙的。
    他道:“处理了点事。”
    给了冯向东钱,孟辛手里就剩不到四十块钱,这四十块钱就是他接下来一个月的午餐和晚餐。
    这实在是一个现实的问题,孟辛却觉得很轻松。
    他很久都没有这么轻松过了,那2000块钱,代表他和之前那段浑浑噩噩的日子两清了。
    现在再站在徐简面前,他终于不会再那样没有底气了。
    能看得出孟辛是真的很高兴,证明他口中的事是确然解决了,徐简虽然想问问,可也知道目前就两人的关系,问了孟辛也不会说,所以只是提议:“不然你先回去休息吧?”
    “没事,”孟辛拒绝道,“我找个地方睡会儿就好了。”
    徐简拿他没办法,去还了书,带人到了自习室,找了两个相邻的位置坐下。
    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了,但很是安静,每个人都很认真地看着自己手上的东西,自带一股静音效果,孟辛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呼吸重一点都不好意思。
    他总算懂了徐简为什么说在这里看书不会被打扰。
    徐简把租借的书放进包里,拿出一本教辅和笔记本。孟辛真的是佩服他,也怪不得人家学习成绩那么好了。
    他把徐简的笔记本拿过来,在角落处写道:我睡了,要走了叫我写的时候没发现那页上方还有徐简的笔记,没有格纹也排得整整齐齐,衬得孟辛的字更歪瓜裂枣了。
    孟辛瞬间就恨不得把这一小角撕了。
    徐简还雪上加霜,在这排字下面写上:好的
    这都第几次了,孟辛都禁不住想,要不就冲着徐简时不时要和他纸上传音一下去练一练字吧吧吧吧吧……
    他想着想着就趴着睡着了。
    孟辛趴着的方向正朝着徐简,就算睡着了他眉宇间也皱着浅浅的痕迹,仿佛总有事是萦挂在心的。
    徐简写一会儿就看他一眼,写一会儿就看他一眼,控制不住,常常是他反应过来就已经在看了。
    有点伤脑筋地叹了口气,徐简翻回笔记本的前一页,最下面斜排着两人写的字。
    孟辛的字各自为营,间架结构也不讲究,看起来毫无工整可言,在徐简眼里却带了股活泼泼的,张牙舞爪的可爱。
    徐简把这部分整齐地裁了下来,轻手轻脚地放进钱包的夹层里。
    孟辛打了个喷嚏,随后把脸侧到了另一边去了。
    室内因为人多的关系空调开得很低,徐简皱皱眉,摇了摇孟辛的肩膀。
    明显孟辛睡得不沉,被他一摇就惊醒了。他奇怪地看着徐简,做了个“要走了?”的口型,徐简点了点头,开始收拾东西。
    走出图书馆之后,孟辛看天色都没变,很是不解:“我们才待了多久?”
    “不到1个小时吧。”徐简抬腕看表,刚从空调房走到外面,皮肤还能感觉到一点温暖,不过被太阳直射,过没多久就会觉得热了。
    孟辛问:“那接下来去哪里?”
    各回各家吗?
    “我家就在这附近。”徐简说完这富有暗示性的一句话后就停下了,静静地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42页 当前第10
首页   上一页   ←   10/4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同窗之谊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