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同窗之谊_分节阅读_第23节
小说作者:御小凡   内容大小:377.39 KB   下载:同窗之谊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10-28 22:22:00
孟辛简单道:“老师安排的。”
    “你成绩就差成这样?”何舒碧用食指戳了戳孟辛的额头,“真是……”
    独自坐在最后一个位置上意味太明显了,她恼羞地道:“你让我脸往哪里搁!”
    孟辛无所谓地道:“反正你们都不认识。”
    何舒碧还是很愤怒,半天都不肯坐下:“你就是欠教训,回去得让你爸好好说说你!”
    孟辛干脆不说了,走出了教室。徐简早安排好徐逸了,就在外面等他:“这次考得不错,高兴吗?”
    看到徐简在笑,孟辛本来没多高兴的,现在也高兴起来了,他咳了两声,装作不在意地道:“那你又考第一名,高兴吗?”
    徐简道:“每次都是第一名,有什么好高兴的。”
    那倒也是。
    徐简道:“晚上吃火锅不?”
    “嗯?”孟辛口味本就偏重,一听就乐了,“好啊,出去吃吗?去哪儿吃?”
    “回去的时候在超市里买点底料自己炒吧,家里菜都是有的,想吃什么还可以顺便一起买了。”徐简说着沉思道,“不过还是得买条鲫鱼,做汤底,不然味道不够香。”
    孟辛闻言道:“是不是很麻烦?不然算了吧。”
    “没事,都是要做饭做什么不是做,而且明天放假了,费点事也没什么。”徐简笑道,“不过今晚你就睡我家吧。”
    孟辛道好,想到晚上能吃大餐,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开心两个字。
    室外气温低,周丽娟就没让学生在外等得太久,比较简短地说了些问题就结束了家长会。
    何舒碧走出来时脸上表情怪怪的,徐简道:“阿姨好。”
    “哦,徐简。”何舒碧点点头,随后把孟辛叫到一边:“你没作弊吧?”
    孟辛怎么也没想到何舒碧会这么问,有点哭笑不得:“没有啊。”
    “没有?”何舒碧想不通,“你成绩怎么变这么好了?”
    “我跟着徐简补课啊。”孟辛朝徐简望了一眼,他正看着这边,徐逸也过来了,走到他身边。
    孟辛收回视线:“而且20多名,全校才排300多名,不算特别好吧?”
    “话不能这么说,你瞧你以前那成绩。”何舒碧说了句大实话,脸上终于有了点笑模样,“也好,你爸今晚要回来,说给他高兴高兴。今晚咱们就出去吃吧。”
    孟辛一愣:“爸要回来?”
    “对啊,我跟他说今天你们拿成绩,他就说回来看看。”何舒碧跺了跺脚,“这个时候就这么冷了,希望C市那边要好点。”
    知道这么说也没用,可孟辛还是道:“我和徐简约好了晚上去他家吃火锅……”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你爸难得要回来一趟,这过不多久又要出差了,你都不知道心疼一下大人啊?”何舒碧教训道,“自私自利的,你和徐简什么时候不能约,你爸回来看不到你人你让他伤不伤心呀。”
    即使是孟辛也知道,孟正宇出差是多,也不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日日无休,他只是待在家里觉得烦才喜欢住宿舍的。他待的中外合资大公司福利待遇好,宿舍也是单间,要空调有空调要厕所有厕所,只有厨房是公用的,住着也舒服。
    孟辛道:“他想回来就回来,回来我还得专门等在家里让他看吗?”
    何舒碧沉着脸道:“没良心的,你这么说你爸?”
    孟辛嗤笑道:“妈你不也这么想的?”
    何舒碧抬手就扇了他一巴掌。
    她不常打孟辛,可她是个非常情绪化的人,想要打也就打了,反正是自己儿子:“你同学重要还是你爸妈重要?!”
    周围还站着大群家长和同班同学,孟辛被打了一巴掌,不少人都看到了,那些探究八卦的视线让他没被扇到的脸也一下通红。
    “跟我回家!”何舒碧冷冷地吩咐,转身就朝楼梯口走。徐简也看到这边动静,疾步走过来:“怎么了?”
    孟辛侧过脸,不让他看到起了手印的那边:“没什么,我惹我妈不高兴了。不好意思,我去不了你家了。”
    “别放在心上,今天不行就明天,明天没空就后天,你什么时候来都可以。”徐简极快地说完,绕到另一边凑过去,声音里的关心和心痛非常明显,“让我看看。”
    “孟辛!”
    何舒碧在楼梯口叫他。孟辛捂住脸颊不给他看,模糊地说:“我先走了,对不起。”
    说完小跑向何舒碧,两母子一起下楼。
    徐逸走过来:“那是孟辛的妈妈?发生什么事了?”
    他语气不是很肯定,因为刚才在班上班主任还特意表扬了孟辛和徐简,他想不出来孟辛的家长有什么理由要责备他。
    徐简一直看着楼梯口,嘴巴抿得紧紧的:“不知道。”
    
    第33章 我知道
    
    孟正宇回来后知道孟辛的成绩,严肃地教育道:“你初中可不止这么点成绩,还要再努力。”
    话是这么说的,他表情还是很高兴的,毕竟古话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
    这时何舒碧都把和孟辛吵了一嘴的事忘得差不多了:“成绩一步一步来嘛,今天开家长会的时候老师还专门表扬了孟辛的。”
    孟正宇嗯了一声,道:“不要骄傲。”
    孟辛没什么心情,听着就是了,并没有什么反应。
    何舒碧就没打算在家里吃,直接对孟正宇道:“出去吃吧,孟辛刚还跟我说想吃火锅呢。”
    孟正宇当然不会不同意,带着全家去了一家A市有名的火锅店,点了一大桌子的菜。看得出他确实是心情不错。
    孟辛闷头吃菜。
    何舒碧替孟正宇烫了一片毛肚,不同意地道:“又用不上。”
    “用于学习正好啊。”孟正宇道,“好几个同事都给孩子买了电脑的。”
    何舒碧还是不太同意:“他以前就不把心思放在学习上,这会儿你又要给他买电脑,”
    孟正宇很有作为一家之主的意识,决定了就是决定了,没接话,自己捞菜吃了。
    何舒碧自然是知道他没改主意,心里气又上来了,转头问孟辛寻找支持:“孟辛,你自己说说,你要不要电脑。”
    电脑在家庭里还不算普及,孟辛却不怎么感兴趣,他觉得学习根本用不上电脑,便顺着何舒碧的意思道:“不用了。”
    何舒碧得意洋洋,孟正宇微皱眉头:“小孩子懂什么,行了,别说了。”
    这就是还是要买。
    何舒碧后半段显是生起气来了。三个人的饭桌,一个人有了负面情绪,自然会传染给其他人,孟正宇露出头疼的样子。一家人草草吃完就回了家。
    回到家何舒碧和孟正宇吵了几嘴,是为着安排回C市的路程。何舒碧想先回自己娘家,等不及孟辛提,孟正宇却认为之前一直都是回自己父母家的,没必要改了。
    何舒碧早憋着气了,指着孟正宇道:“就是次次都先回你家,改一次怎么了?先回我家是要倒霉还是怎么着?孟辛也觉得先回外公外婆家好。”
    她声音尖利,哪怕孟辛在卧室关着门都听得到。他桌面上摊开英语卷子,两人吵架当做背景音,怎么也做不进去。
    他突然就想冲出家门去徐简家,这个冲动来得如此突然如此强烈,以致于孟辛甚至都站了起来。
    他撑着桌子深吸了口气,又坐下,撕了两条卫生纸,卷吧卷吧塞进耳朵。
    *
    孟正宇办事有效率,次日上午就带着孟辛去买电脑。孟辛没有任何意见好提,孟正宇也不懂这一块,就选了个知名的牌子,听销售员的买了个贵的笔记本。
    孟正宇早托熟人买了票,定的是明天晚上的票,第二天中午才能到,临到头了才想来似地跟孟辛说了声。
    孟辛坐不住了:“爸,我出去一趟。”
    何舒碧还在上班,孟正宇在家没事可做地看电视:“去哪儿?行李都没整理。”
    “我有点功课要问同学。”孟辛正色道,“回老家就没办法问了。”
    所有关于学习的事都是正经事,再说孟正宇知道孟辛的同学是那个年级第一:“去吧。”
    孟辛走到门边,快速地道:“那我晚上不回家吃饭了!”
    不等孟正宇说什么就一个闪身出门外,狂奔下楼。
    昨天的失约让孟辛心里一直惦记着,他赶车到徐简家,走到门口了才想起自己是不是该打个电话问问别人在不在家。
    幸好门铃按响,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
    穿着家居服的徐简推门见是他:“快进来。”
    孟辛头发上落的雪一进屋就融了,他松了口气:“原来你在家。还怕你出门了。”
    “在等你。”徐简盯着他的脸看,何舒碧力气小,打那一巴掌留的印子没留多久,现在更是看不出痕迹了。
    “我跟家里说晚上在这里吃饭。”孟辛接着换拖鞋的动作打断他的视线,“你爸在?”
    徐简点点头,临到过年了,徐逸接的案子也少,谁也不想过年了还在和官司死磕。徐逸难得地在客厅看电视,等孟辛和徐简绕过玄关,对孟辛笑道:“孟辛来了?”
    孟辛道:“叔叔好。”
    他们不会陪徐逸看电视,径直回了徐简的卧室,徐简不等孟辛找地方坐下就问:“你妈为什么要打你?”
    徐简一向是体贴细心的人,他很照顾孟辛敏感的自尊心,以前只要孟辛不想说,他就不会像这样追问到底。
    不过尽管徐简这么强势地要探听,孟辛也不觉生气,只会不太自在:“都说了没什么,父母打孩子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
    在孟家这一条就是默认的法典。
    徐简却道:“我爸不会打我。”
    这话让孟辛很惊异:“那你惹他生气了怎么办?”
    “他没生过气。”徐简给孟辛倒了一杯热红茶,反问道,“为什么要生气?”
    孟辛捧着陶瓷的杯子,浓郁的茶香让他忍不住连喝了两口:“就……你不听他话啊?”
    徐简挑眉道:“他又不是说什么都对,有些时候我更正确,那为什么要听他的话?他也没有理由对我生气。”
    虽然徐简身上无一不优秀,是长辈眼中不需操心的人,可他同样给人不会轻易听话和不好接近的印象,大约就是因为这种强烈的自我主见。
    孟辛低头喝茶。
    徐简突然道:“你看,我什么话都和你说。”
    孟辛被呛了一口,惶惶然地抬头看他。
    “你问我什么我都会说。”徐简缓慢而又认真地对他说,眼角微微下垂,那像是温柔,又像是失落,“你却什么都不肯和我说。”
    “我……”孟辛着急起来,他身体不由得向徐简倾,口舌仿佛都打了结,“我、我没有……”
    徐简静静地看着他。
    孟辛没有办法了,他溃不成军地道:“你别这样,我只是觉得……”
    他不知道自己的事有什么好说的,他已经样样都比不过徐简了,说这些糟糕的事会衬得自己可怜,他总是不自觉地希望在徐简心里自己的形象能好点。
    孟辛本就不擅长说这些事,他无措而艰难表达自己的想法:“……这些事很烦,我自己都觉得烦,我不想用这些事来烦你。”
    他缩着肩膀,眼睛也不敢看徐简,就只盯着手里那个空杯子。徐简弯身拿过杯子,倒满,再放回孟辛的手里,可他的手却没有收回,轻覆在孟辛的手上。
    他道:“我从来没觉得你烦,也不会觉得你烦。我以前就说过,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和我说。孟辛,我对你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不是客套。”
    孟辛的手抖了一下,他居然分辨不出是杯缘烫一些还是徐简的手心更烫一些,那一点烫透过他的皮肤让他整个人都要烧了起来。
    他紧张得浑身都要炸毛了,却舒服得连胸膛都熨帖了,他一时搞不清楚他是喜欢这样的感觉还是讨厌,这感觉多少让他有些恐惧,仿若有什么浩然庞大之物已然降临,将他不可抗拒地笼于其中,只是他还不知道足以形容它的名字。
    “嗯。”孟辛有点害怕杯子会不会被自己握碎,“我知道的。”
    我知道的。
    徐简松开手,像是知道自己吓到了他,不再逼进,故意口气轻松地换了话题:“晚上有什么想吃的吗?做火锅来不及了,如果有空你明天过来我再做。”
    孟辛这才想起跑过来的另一个目的:“我明天就要回老家了。”
    徐简愣了愣:“对……你是C市人吧?”
    “是,所以得回家过年。”孟辛想起就烦,习惯性地不想再说,又硬生生忍住那类似于想要逃跑的情绪,“昨天我爸就因为这个回家了,我爸很少回家,每次回家我妈都搞得很郑重,所以她要我回去跟她一起等我爸。”
    孟辛勉强笑了笑:“我妈和你爸不一样,她说什么就要是什么,不会听别人的话。我爸也是受不了她这一点。”
    徐简沉默地想,大学他们都得出去读。但是现在让孟辛离开他父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42页 当前第23
首页   上一页   ←   23/4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同窗之谊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