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二姑娘的日常_分节阅读_第8节
小说作者:九月微蓝   内容大小:432.93 KB   下载:二姑娘的日常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6:03   加入书签
   “小姐,大小姐明天要出嫁了,如今大家都给大小姐添妆礼,小姐什么时候过去添妆啊?”
    沈芝芝洒着饼碎末,漫不经心的睨了喜儿一眼:“急什么?等王家人走后,我再过去。”
    王家是大夫人的娘家,王家人向来不待见她这个养在嫡母名下的庶女。
    恰好,她也不愿见他们。
    “可是……可是三小姐和四小姐都过去了。”喜儿急的快哭了,就差二小姐,要是小姐不过去,不知又会被人说闲话了。
    “哦!”沈芝芝依然毫无反应的喂鱼。
    “二妹兴致真好啊……”这个时候背后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紧接着三个十七八岁的男子出现在沈芝芝面前。
    喜儿见到来人,连忙行礼:“奴婢喜儿见过二少爷,两位表少爷。”
    沈芝芝回头一看,哟,原来是二哥沈子钰和两位……嗯,听喜儿的话,原来是两位未见过的王家表哥啊。
    昨天赐婚的圣旨下来了,嫁入威远将军府已是板沾上的事儿,就是沈家也改变不了,沈芝芝也不想再和沈子钰虚以委蛇。
    “二哥,你怎么过来了?”沈芝芝没有起身,依然坐在石头上,懒洋洋的招呼一声,露出了艳丽无双的脸蛋,举手投足间慵懒迷人,明艳不可方物。
    两位王家表少爷第一次见到沈芝芝真容,双眼满是惊艳之色。
    没想到这位被王家人厌恶的沈家二小姐如此美艳绝色。
    要是他们早见到她的芳容,说不得……向姑母求娶当妾室了。
    王家是名门望族,高门大户。
    沈芝芝就算是朝廷二品大员的庶女,也只有做妾室的份。
    可惜皇帝已经下旨将她赐婚给一个死去的将军,真是可惜了……
    沈子钰微微皱眉,没想到两位表哥竟然被沈芝芝迷住了,早知道就不带他们来见她了,真是祸水,和她那个生母一样。
    “你怎么没去给无暇添妆?”
    王家两位表少爷只是盯着沈芝芝美艳的脸蛋,眼里尽是惋惜之色。
    一开口就是质问,沈芝芝眼神一沉,放下手中的瓷碗,轻轻笑了,手指拂过美丽的裙摆,唇边扬起一抹讽笑:“我并没有找骂的嗜好!”
    “不过……晚点我会给将添妆礼送过去。”
    “哼,记住你说的话!”沈子钰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两位表少爷也没有留下来。
    沈芝芝冷笑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继续悠闲的喂着锦鲤。
    喜儿见三位少爷都走了,这才悄然抹去额头上的冷汗,双眼亮晶晶的瞅着小姐,小姐太厉害了。
    “小姐,你给大小姐准备什么添妆礼啊?”喜儿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句。
    沈芝芝笑的意味深长:“前几天我不是让你晒了一些红扇花吗?”
    喜儿点点头,瞪大眼睛:“难不成小姐想送这个?”
    沈芝芝颔首,笑眯眯道:“我房里那盆红扇花是大姐送给我的,仅此一株,弥足珍贵,我又舍不得将整盆花送回去,便摘了一些花瓣晒干,做一个干花香囊送给大姐做添妆礼。”
    “大姐一定很高兴收到我送她的添妆礼。”
    喜儿小鸡啄米般点头。

☆、第14章 红色漆盒

算计了她那么多,怎么不先收一点利息呢?还想要她的添妆礼,呵呵!
    因此沈芝芝决定在沈无暇出嫁前送她用干的红扇花瓣做的香囊恶心恶心一下她。
    王家过来为沈无暇添妆的人直到申时一刻才离去。
    沈芝芝都快望穿秋水了。
    等雀儿告知王家人离开的时候,沈芝芝立即带着她的添妆礼——干花香囊去汀兰苑。
    汀兰苑挂满了红灯笼,红剪纸,红布绸,总而言之就是一片红。
    沉香园也挂了红布绸,贴了红剪纸,但也只是在院子门口布置这些而已,没有汀兰苑那么隆重。
    从内到外,都是一片红色。
    院子里的丫鬟婆子一脸喜气洋洋。
    沈芝芝微微挑眉,听说萧家公子现在缠绵病榻中,她们大小姐是嫁过去冲喜啊,竟然如此高兴,简直太令人无语了。
    屋内,檀香袅袅。
    沈无暇笑盈盈的和大夫人说话,看到沈芝芝进来,大夫人脸色微微一沉。
    “二丫头,你怎么现在才来?”
    沈芝芝微微福身,淡淡反问:“母亲不是叫女儿不要出现在亲戚朋友面前吗?”
    大夫人一噎,她确实说过这样的话,这些年她故意不让容貌益发艳丽的二丫头出现人前,一是为了打压她,免得她攀上高枝;二是为了无暇造势,免得被二丫头抢了风头。
    谁知无暇是个固执的,明明那么多青年才俊爱慕她,条件比萧然那个病秧子好的不少,她却只认定了那个病秧子未婚夫,大夫人差点没气得吐血。
    如今她只能指望这场冲喜能成功,不然……
    沈无暇见母亲的脸色不太好,连忙笑盈盈的对沈芝芝亲昵道:“芝芝,你不是给我送添妆礼吗?还不拿出来给我瞧瞧?”
    沈芝芝展颜一笑,拿出了她的添妆礼——干花香囊。
    “这个香囊里面装的是你送我的红扇花的干花瓣,香味特别好闻,佩戴久了身上会染上红扇花的香味呢。”
    沈无暇笑容微微一顿,伸出的手不着痕迹的缩了一下,然后镇定的接过干花香囊,“谢谢芝芝,我很喜欢。”
    大夫人瞳孔一缩,她早就从女儿那里得知了红扇花的‘妙用’,如今看到二丫头将这个‘害人的东西’送回来给女儿,差点没气晕。
    “我就知道大姐会喜欢。”沈芝芝的笑容更灿烂了。
    等沈无暇出嫁后,她也要接着出嫁,添妆礼的话,估计只有沈家同辈给了,反正她不在乎。
    从汀兰苑出来,沈芝芝心情极好,小声哼着小调,施施然回沉香园。
    添妆礼已经送出去了,至于沈无暇怎么处置,就不关她的事儿了。
    沈无暇在沈芝芝离开,当着大夫人的面,直接将干花香囊烧了。
    ………………
    翌日,天朗气清,沈无暇出嫁。
    沈芝芝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当然容貌是经过修饰,尽管如此,依然面若桃花,吸引了不少年轻男子的目光。
    当然这些目光大多带了一丝惋惜之色。
    沈芝芝没有在意那些目光,她正专注的观察身体孱弱到连站起来都艰难,只好坐轮椅来迎娶新娘的新郎官——萧然,萧家七郎。
    萧七郎是个斯文俊秀男子,脸颊清癯消瘦带着一病态的苍白,气质平和,唯有一双清亮的双眸闪着智慧的光芒。
    “咳咳……”萧七郎突然轻咳一声,旁边的小厮连忙递过干净的帕子。
    不一会,雪白的帕子染上了一抹刺人的血红色。
    本来就安静的场面静得连根针掉地上都能耳闻。
    沈芝芝:“……”
    这位萧七郎先天性哮喘加心脏衰竭,能活到现在简直是个奇迹。
    大夫人脸上的笑容一顿,手中的帕子绞了绞,心里暗自恼怒女儿的固执,沈家兄弟见到萧然那个样子,禁不住为妹妹捏了把汗。
    大夫人的娘家——王家人静默的看着这一幕。
    吉时到,一身凤冠霞帔的沈无暇在媒婆的搀扶下走了出来,新郎官拿过红绸,小厮在后面推着,两人一同上花轿。
    好一场别开生面的出嫁仪式——新郎官和新娘一起坐花轿。
    没有敲锣打鼓,没有烟花炮竹,只有一队静悄悄的迎亲队伍,以及一车车丰厚的嫁妆。
    沈芝芝算是大开眼界了。
    没办法,新郎官的身体太差了,热闹的话容易出问题,谁也不想新郎官突然在成亲的时候暴毙。
    迎亲队伍离去后,除了跟去萧家的沈家人,沈芝芝则带着喜儿雀儿俩丫鬟转身回院子。
    沈无忧悄悄的跟了上去,拉了一下她的袖子,凑到她耳边哆嗦道:“芝芝,大姐夫那个样子太可怕了!”
    沈芝芝猜她估计是被萧然咳血的场面吓到了,心有戚戚焉的点头:“确实可怕。”看样子没多久好活了,真是可惜了这样一位温润如玉的世家公子。
    沈无暇嫁人了,过几天就轮到她了,不知来迎亲的是什么东西,不会是像电影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用公鸡来迎娶吧?
    沈芝芝饶有兴致的猜着。
    等她回到沉香园,就看到外面守着的钱福来,喜儿看到他,欢快的奔了过去。
    沈芝芝摇了摇头,将空间留给这对订了亲的男女。
    谁知钱福来跟喜儿说了一句话,就朝她走来,沈芝芝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钱福来从袖口处拿出一个扁长的红色漆盒。
    “这是老爷送给小姐的嫁妆。”
    沈芝芝一愣,父亲送她的?
    雀儿伸长脖子,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个红色漆盒,眼珠一转,道:“小姐,快打开看看老爷送了什么给您当嫁妆?”
    沈芝芝淡淡的睨了她一眼,接过红色漆盒放入袖口,对钱福来道:“替我向父亲道谢。”然后促狭一笑,朝不远处的喜儿努努嘴,“快过去吧,不要让喜儿久等了。”
    钱福来淡定点点头,转身朝喜儿走去。
    雀儿心里像被猫搔了似得,特别想知道老爷到底送了什么给二小姐当嫁妆,她好汇报给大夫人,于是她不死心的跟在沈芝芝身后进了屋子。
    “小姐,你怎么不打开盒子看看?”
    沈芝芝回头冷冷的瞥了一眼雀儿:“雀儿,你的卖身契在我手上,希望你能认清到底谁才是你的主人!”
    “我不需要背主的奴才!”
    雀儿瞪大眼睛,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能的事,俏脸刷的白了,她的卖身契什么时候到了二小姐手上的?
    还有什么背主的奴才?
    难不成二小姐知道她不仅是老夫人放在她身边的棋子,还知道她暗中投靠了大夫人?
    心里有鬼的雀儿越想越惊慌,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认错求饶。
    沈芝芝只是淡淡的看着她,等她快要绝望的时候,才放过她。
    现在不是处置雀儿的时候,没了雀儿,还会有别人,沈老夫人是不会放弃在她身边放人的。
    这个雀儿暂时先留着。

☆、第15章 终于出嫁

挥退战战兢兢的雀儿,沈芝芝进入内室,打开了红色漆盒。
    竟然是银票和地契。
    数了数银票,整整一万两白银,还有两个京城郊外小庄子的地契。
    沈芝芝惊呆了,要知道二十多两银子足以让小户人家过一年了。
    她已经看过自己的嫁妆清单,单单银钱只有两千两,这两千两里有一千两是沈老夫人从自己的私库拿出来给她添妆的。
    “父亲……师父……”
    沈芝芝眼眶微微发热,神色复杂的低喃一声,她想起了上辈子的师父,师父的爱是外放的,父亲的爱却是内敛的。
    以前父亲对她的不闻不问应该是在保护她吧?
    沈芝芝叹息一声,沉默的将银票和地契收回盒子,打开一个带锁的红木箱子,瞥了一眼箱子内的一个黄花梨木匣子,想到里面放置的东西,嘴角抽了抽,有种毁灭的冲动。
    不过——转念一想,这东西可是她的资本啊,说不定有用到的一天,还是先保存着吧。
    沈芝芝将手中的红色漆盒放到里面,和黄花梨木盒子并排放在一起,然后,上锁。
    …………
    沈无暇出嫁后,府里再次忙碌起来,这次是沈芝芝的婚事,又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冥婚。
    整个京城都知道沈家二小姐疯狂爱慕赵元昊将军,不惜推拒孙世子的求娶以及父母为她找的青年才俊。
    大家都在疯传沈尚书的二女儿疯魔了。
    这场冥婚看笑话的居多,真心祝福的——压根儿没有几个。
    “小姐,将军府送来的聘礼被老夫人收入库房了,只留下一小部分并入小姐的嫁妆里,这是清单,请小姐过目。”奶娘杨氏拿出清单递给沈芝芝。
    沈芝芝接过一瞧,都是些女子用的珠宝首饰,便没怎么在意,和嫁妆清单一起放在紫檀木匣子里。
    “奶娘,你们都收拾好了吗?”
    奶娘杨氏笑着道,“都收拾好了,对了,喜儿说老爷会让钱福来跟着小姐到威远将军府。”
    “真的?太好了!”沈芝芝高兴极了,她手头没什么可用的人,唯有喜儿一家能信,如果父亲真的将钱福来这个机灵的小子给她,真是太及时了。
    杨氏也高兴,女儿和钱福来已经定亲,她当然不希望两人就此分开。
    威远将军府和沈府一个东一个西,虽说同在京城,但距离远,马车要绕大半圈呢。
    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卖身契在小姐手中总比在老夫人手中好。
    主仆俩说着话,门外传来雀儿的声音。
    “小姐,少爷们和两位小姐过来了。”
    沈芝芝一愣,微微皱眉:“奶娘,你说他们来做什么?我明天就要出嫁了!”
    “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45页 当前第8
目录   上一页   ←   8/45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二姑娘的日常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